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正文 第五章节 子在江上行!

本章节来自于 无上神兵 https://www.mkxs8.com/90/90837/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吾在江上行,子在江中游,

    两相默凝望,愿者请上钩。”

    碧水如带,曲折蜿蜒,一处翠柳之下,姜尚明亮的目光不在江中鱼儿上,他凝望着天边远处的幽幽白云,心中想的却是超脱凡尘的仙道。

    红尘如网、世事如潮,

    生于尘埃、死于尘埃。

    ‘我要入山求道,从此超脱生死轮回,得窥天地至理至道!’

    姜尚年轻的面庞上闪过一丝坚毅,他自小家境贫寒,曾做过宰牛卖肉的屠夫、做过当炉卖酒的营生,更对茫茫尘世生出厌倦,看透红尘世事后,终生求仙问道之心。

    昆仑山下,云深山幽。

    巍巍昆仑如一条矫健神龙,盘于大地之上,这里,便是世人心中的神仙洞府、超凡仙人的居处。

    姜尚望着来来往往、道装打扮的仙家道士们,心中顿时生出一股无法抑止的渴望,守门的弟子接过姜尚递上的户籍名册,暗暗皱眉,道“你叫姜尚?是要来学道的?”

    姜尚微微一笑,道“还请仙师呈报师长,姜尚矢志学道,决无二心。”

    玉虚宫中,元始天尊呵呵大笑,道“又来一个姜尚?这次不会再是空欢喜一场吧?”

    道行天尊立在阶下,笑道“师尊,此人根骨奇浊、毫无灵气,分明就不是一个学道之才,依我看,只怕又是一个假江上。”

    鸿钧老祖一句‘且往江上寻’,令三教子弟遍寻天下江河湖海、找那主导封神的应命之人,谁能将这应命之人收入门下,自然便可掌握大义运数!

    不过,这亿万年来,无数弟子寻了无数个江上之流,却半个真的也无,屡屡失望之下,就连道行天尊亦是不信真的有什么江上。

    元始天尊摇头笑道“不然,鸿钧祖师曾言,封神之人当往江上寻,这个人究竟是江上还是姜尚,天机深沉,犹未得知,小心驶得万年船,但若大意放走了他,便是后悔也不及也!”

    提及鸿钧祖师,道行天尊眸中闪过一丝惊惧,他隐隐知道,以鸿钧祖师的手段,只怕早就定了他命数,他定了定神,道“如此,我便领他进来让师尊一见?”

    元始天尊收了神圈、闭了五气,化为一个平常老道士,挥手道“去吧,封神之劫,当兴人族,此乃我教机缘,且带这姜尚进来让我看看。”

    道行天尊领命而去,不多时,便引着姜尚走入玉虚宫中,随侍殿中的大小弟子心中暗暗骇然,区区一个凡人,竟能博得教主亲自接见,这‘姜尚’二字,真是非同寻常!

    姜尚到得殿中,只见上首坐着一个面容枯槁的老道,一派仙风道骨模样,他躬身一礼,道“姜尚拜见仙师。”

    元始天尊眸中神光一乍,一瞬间已将眼前这个青年男子看了个仔细,道行天尊说得不错,这姜尚果然是俗骨俗心、毫无灵气!

    他正失望之际,忽觉姜尚神魂之中,显出一面黑色巨幡来,这幡微微一摇,便令他道心猛然一颤,一股铺天盖地的威严扑面而来,好似面临着一座雄峻难登的山峰一般!

    神人之心、重如星辰,等闲之物岂能动摇?

    他心中一定,顿时有了计较,开口笑道“好!姜尚,你既是要学道,便入我门下,做个亲传弟子就是,你可愿意?”

    姜尚大喜,立时跪地叩首道“弟子拜见师尊!”

    道行天尊、赤精子等众弟子大惊失色,这姜尚分明绝无可能修成仙道,再说区区一个凡人,根骨再好,也不过是四代、五代弟子之份,哪里能与众金仙比肩、做元始的亲传?

    元始天尊呵呵笑道“好!道行,你且带姜尚下去,从入门道法开始,一一传授,不得有误。”

    赤精子一惊过后,心中顿时明白过来,这姜尚若非是盘古幡元身,何能有此造化?他上前道“师尊,弟子愿代掌教师兄,教导姜尚师弟。”

    道行天尊又岂是易予之辈,他亦是明白过来,急急道“不劳师弟,此事但落在我身上就是。”

    元始天尊笑道“好,灵丹仙果、仙符法宝,一应以首代弟子为准发放,不得委屈了你师弟。”

    众金仙听得师尊吩咐,一齐应了下来,自此,仅是凡人的姜尚,居然做了神人元始的亲传徒弟,消息传遍昆仑满山,倒是引出了一个人的古怪肚肠。

    这个人不是旁人,却是昔年杨南坐骑,出身都天神峰之申豹。

    老祖开天、天皇上帝历劫,得了逍遥自由身的申豹却也要历这封神之劫,他乃兽类,非是人身,想成正果便要投胎转世。

    令人惊奇的是,他落到人界,却不去寻通天教主,却还来到元始天尊管辖的昆仑山中,改名申公豹,做起了阐教道士。

    申公豹虽法力远不及昔年妖身之际,但也算来历广大,今日听闻山中来了一个凡人,居然被元始天尊收成亲传弟子,登时便找上门来,见见这个际遇非常的姜尚!

    姜尚在山中初学道术,如井蛙初见宇宙广大,不知不觉间茫然若失,他本以为长生已是极致,谁想长生之外另有玄机?

    煅体、练气、吐纳、炼丹、制符,道行天尊知道他是应命之人,教授诸般道术之际却也下了几分工夫,这种种仙诀奥妙半点也不藏私。

    寻常一个昆仑弟子,亦是半仙之身,姜尚有此福缘,辈分超然,怎奈他天资驽钝、灵根微薄,寻常小术其它弟子花上半天便能学会,他却足足半年也才勉强练成……

    这一日,姜尚在昆仑山紫云洞中,自祭凡品法宝使那变化之术,这凡品法宝不过是入门工夫,他以法力驱使却如耕田老牛般使尽了力气。

    以灵驱宝,如臂使指,寻常道士便能腾剑三尺、穿梭如电,姜尚练了半年,这一手打石鞭却只能飞起一尺,配上他那师叔祖的身份,还真是令人笑掉大牙。

    洞中仆役童子无不心中暗暗发笑,但姜尚辈分却是他们的师叔祖,更有二代教主道行天尊亲自嘱咐,哪个又敢真的笑他?

    “呵呵,姜师兄,你这驱宝术也未免太不灵光,这般不灵,还不如直接仗剑砍杀才是正经!”

    一声不屑低笑传来,只见干瘦身躯、贼眉鼠眼的申公豹倚在门口,一脸嘲弄的望着姜尚。

    姜尚面上一红,讪讪收起凡品打石鞭,道“申师弟,你今日倒有空来此一游?”

    初入门时,申公豹便自行找上门来闲谈瞎扯,姜尚为人忠厚,平素和善,申公豹阴险狡猾、刻薄狠毒,两人相处半年下来,倒是相安无事、略有交情。

    申公豹前世曾是鸿钧祖师坐骑,什么样的厉害手段没见过?姜尚这几下孩童把戏,自然不放在他眼里,他此时虽在阐教,但却不禁教门之分,截教冥河山亦是多有往来,仗着祖师遗泽,倒也能博几分面子。

    申公豹见这姜尚好生驽钝,也免了一番取笑之意,道“师兄,你可知道这昆仑山是如何来历么?”

    姜山初入仙山,正是战战兢兢、心生敬仰之时,闻言道“不是老师道场么?”

    申公豹哈哈一笑,三角眼中闪过一丝不屑,道“你懂什么?这山原来可不是元始天尊道场,只不过鸿钧祖师相赠于他罢了。”

    学道之人,当知鸿钧,这亘古第一祖师、道家始祖可谓无人不知,姜尚自然也是明白,他笑道“老师父乃是祖师弟子,祖师赐下仙山道场,亦是正理。”

    申公豹摇了摇头,道“祖师威能无边,生平弟子众多,这昆仑道场乃天下第一仙山,若无缘故,何独只赠元始天尊,不赠其它弟子?”

    姜尚对神仙隐秘一无所知,此时闻言笑道“依申师弟说,这又是何缘故?”

    申公豹哈哈一笑,却又不再提起这个话题,道“你学了半年道术,却连运气贯体也未能凝成,依我看,你还是下山得享人间富贵才是正经。”

    姜尚摇头道“人间有何贪恋之处?红尘十丈处处皆苦,哪比得上仙道清静逍遥。”

    申公豹叹息道“师兄错矣,若能得享人间富贵,实胜这空寂清山,你看这满山道士个个打坐练气、制符炼丹,半点人气也无,这地方有什么好呆的?”

    姜尚从人间而来,饱受世间疾苦,对红尘毫不贪恋,申公豹虽然法力不强,但眼光极高,什么真仙、天仙、金仙境界也不过如此,在他心中纵然活上千年万年,都这般无聊还不如凡人活个百年!

    两人各有志向,所思之事自是南辕北辙、差之千万里……

    时光冉冉,岁月无声,转眼便过了五十年。

    此时盘帝星人界格局大变,轩辕氏一统华夏,奠定神洲万世根本,自此之后,人界遂成帝王制,自洪荒以来,各教仙人皆与世间凡人隔绝,除天灾人祸之外,鲜少有仙人踪影现身人间。

    人皇气数轮转,到了殷商朝纣王即位,大小一百余镇诸候共相辅佐,这一年,姜尚已是年过七十的高龄老者!

    帝皇制、劫星现,天人动、三教劫。

    元始天尊仰望天际,却见浩瀚星空上,封神榜上名位灼灼,群星璀璨、灿灿生光,他心中生念,对一旁道行天尊道“去将姜尚寻来。”

    道行天尊匆匆而去,不多时便带着姜尚走进玉虚宫中,元始天尊唇露笑意,道“徒儿,你在山中学道,已有多少年了?”

    七十老者在世间已是行僵就木之年,但在仙家道士眼中,不过如同孩童一般,姜尚面上泛起一丝愧色,道“弟子入山学道,至今五十载有余了。”

    元始天尊又道“这五十年来,你都学成了什么本事?”

    姜尚思索一阵,道“弟子各般道术皆有涉略,丹也炼过、符也写过、法宝祭过、阵道摆过,算命风水、天机推演亦是粗粗沾手,只是样样平庸,并无出奇怪之处。”

    元始天尊笑道“好!你本无仙骨、虽学道五十载,却不能成仙,今番你已是宗师成就,想来可以下山了。”

    姜尚大惊失色,骇然道“弟子凡修未过,师尊如何要赶我走?”

    元始天尊摇头道“痴儿,你纵是在山中修上千万年,亦是不得成仙,此乃定数,非人力可以挽回,更何况你一身富贵之气,如何能做得我道家仙人?”

    姜尚一脸茫然,道“弟子不明白师尊之意,我自小贫困交加,何来什么富贵?”

    元始天尊微微一笑,道“我说有,就会有,你学道五十载,若天下大乱、朝纲崩坏时,便是你奉明主平定天下时,你去吧!”

    姜尚在昆仑山中学道已久,哪里舍得离山而去,闻言只是叩首道“师尊慈悲,勿要驱赶弟子下山,弟子纵是不能成就仙道,却甘心在山中服侍师尊……”

    姜尚哭哭啼啼,不愿离去,元始天尊面上变色、拂袖道“孽障,无仙骨怎能留在山中?你自下山去,若有危难,只管回山找人相助就是,这般哭哭啼啼,岂是我仙家风范、昆仑弟子?”

    姜尚见师尊动怒,心知此事已不可挽回,他只得叩首拜别,凄然走出玉虚宫外,他未曾走得几步,便听身后有人叫道“师弟留步。”

    姜尚回过头去,却见道行天尊一脸微笑的走上前来,姜尚心中大喜,道“掌教师兄,可是师尊唤我回去?”

    道行天尊苦笑道“师弟,你终是凡人,学道五十载,一身修为放在世间也是少有敌手,不成仙道,终是不能留在山中。”

    姜尚黯然长叹,道“天命如此,吾亦何为?师兄,姜尚这便告辞了。”

    道行天尊抬手道“慢!你是我昆仑弟子,下山岂能无代步之物?师尊吩咐,赐你法宝坐骑,也是一场师徒缘份。”

    道行天尊说着,拿出一个红焰圈来,只见仙光一闪,圈中跃出一只麋鹿来,这鹿长相非常特殊,它的犄角像鹿,面部像马,蹄子像牛,尾巴像驴,但整体看上去却似鹿非鹿,似马非马,似牛非牛,似驴非驴,原来是一匹昆仑仙兽四不象!

    道行天尊将这兽圈交到姜尚手上,笑道“这四不象脚程极快,登山涉水如覆平地,腾空踏云不在话下,师弟得此仙兽,也能省不少气力。”

    姜尚见师尊如此慈爱,唯有长叹道“是姜尚凡根欲骨、修不成天道,师尊厚恩,无以为报。”

    道行天尊又取出一支长如利剑般九节竹鞭,道“此宝名唤‘打神鞭’,乃师尊随身之宝,威力端是厉害,你可收下做个护身之宝。”

    姜尚目中垂泪,望着玉虚宫叩拜三次,起身道“多谢师尊厚爱,多谢师兄爱护,姜尚这便去了。”

    道行天尊挥手道“师弟但去人间显显本事,若有人敢欺我昆仑弟子,只管上山求救,我昆仑门下万万不会坐视不理。”

    姜尚点点头,跨上四不象、收起打神鞭,纵起一朵祥云,便往山下而去……

    待姜尚去后,玉虚宫中方才转出元始天尊,他望着姜尚离去身影,摇头叹道“姜尚下山,大乱在即,道行,我今日教你施恩于姜尚,来日或可免你形神俱灭之劫。”

    道行天尊拱手道“多谢师尊一番布置,弟子命数注定,此生不但无法得住天界、更有性命之危,鸿钧祖师亲口定我命数,只怕姜尚也是无能为力。”

    鸿钧祖师虽视三教为一门,但斩杀道行天尊却是他在九洲之际所立的誓愿,始祖之力,无可匹敌,道行天尊托庇元始门下,道行日渐消退,来日更要死于刀兵之下,这便是命数!

    始祖所定命数,三千世界无人能违,元始天尊将希望寄托在姜尚身上,为的不是让道行天尊免死,而是留有一线生机!

    只要封神之际,姜尚手下留情,纵得道行一缕残魂,他年未必不能再修仙道……

    元始天尊摇头叹道“也罢,姜尚虽得了我灭力神兽、灭道神鞭,以他凡修之力,只怕法宝神兽亿万分之一的威力也没有,你好生注意,但凡姜尚上山求救,必要及时派人相助。”

    却说姜尚骑着四不象,来到昆仑山下,却被一人拦住去路,这人自然便是申公豹,申公豹在山中被元始天尊禁住,不许他下山厮混,他正无聊之际,忽听姜尚居然可以下山去享人间富贵,心中不禁怒火万丈,急急赶到山下阻拦。

    山道上。

    “姜尚,你果然凡心未断,只学了五十年道,便偷偷下山,这般根骨,如何能成仙道?”

    申公豹三角眼中闪过一丝狠厉,心中暗恨元始偏心,这人间富贵、无边奢华凭什么让这驽钝道士得了?他申公豹堂堂祖师坐骑,今世道门尊者,却只能在山中餐风饮露?

    姜尚苦笑道“师弟,非是我要下山,而是仙山不留凡人,我学道五十年终是进境太慢,有生之年无望仙道,师尊便命我回家安生立命,若是可以,我岂会愿意下山?”

    ‘真是个痴傻之辈,这昆仑山有什么好眷恋的?人间无边繁华竟不喜欢,倒喜欢起了餐风饮露。’

    申公豹心中一动,却也不再满面怨愤,道“好,你自回你家,我也正好借此良机,去往人间走走。”

    姜尚大惊,道“师弟,不得师尊吩咐,无令不可下山,你这般行事,师尊必定怪罪!”

    申公豹冷笑不止,道“偏生你可以下山,我却不可以?我却也不是元始亲传徒弟,他也管不着我,如今我还是归去截教就是!”

    他出身阐教,却成了截教一代教主坐骑,他交游广阔,两教教门通行无碍,各家弟子俱给脸面,如非鸿钧老祖、天皇上帝钧旨,何人能管得着他?

    申公豹说着,脚下仙光一纵,一瞬间闪了几闪,不知投往何处去了。

    这个申师弟历来胆大包天、肆意妄为,姜尚无奈,也不去管他到底往何处去,只得一拍四不象,驾起一阵清风,施施然便往家中行去。

    去时少年,归时白发。

    景物依旧,人事皆非。

    学道五十载,得享神仙名,隐士姜尚之名,终是传到文王姬昌的耳朵里,八十子牙逢明主,这一番君臣际遇,开创了此后万世君臣楷模……

    姜尚助周军,申公豹心中暗恨姜尚,故而反助纣王,一场波及天地神人鬼的封神之战自此展开……

    s关于封神之战,在此不想多写,可以去看封神演义,本纪只是种种人物未完之解释,文笔不到之处尚请见谅。

    这一篇姜尚想修仙却得富贵,申公豹想得富贵却成仙,天道不测,莫过于此,每每读到封神之时,不禁掩卷长叹不已如果当年元始让申公豹去助武王成道,是否会有不一样的结局?

    哈哈,当然了,这样一来,也就没了封神演义!

    子牙封神,封天封地,唯独不能封玉皇大帝,不是他不想封,而是封不了!

    封神之后,子牙遂身化虚无,既不能成仙,亦不是成神,从此形神俱灭,化入冥冥之中,从开头他应运而生,到最后封神结束,其实,不过是三界众仙的一个棋子,一个可悲的棋子。

    否则的话,他握有封神之权,为何独独不能封他自己?

    关于诸多人物结局,因时间关系,就不再写本纪说明,喃喃曾问我道行天尊最后下场如何,其实不用多说也能明白,连太乙等三清金仙在杨南威势之下都要自斩道果,道行天尊能例外么?

    绝对不会!

    等待他的,只有形神俱灭的结局!就算姜尚想帮他也绝无可能,不过,他只是一个配角,也不必多写罢了……

    封神之战,代表着人道兴、仙道落,从那一刻起,世上神仙踪迹渐成传说,到最后,便再没了什么神仙。

    杨南、盘祖、玄帝追求的都是一个完美的世界,然而,世上有超乎寻常的力量,带来的总是破坏再破坏,九洲不完美,玄帝是故想得渡彼岸,地球不完美,所以杨南成就始祖威能之际,一半的自己便选择了开天辟地。

    一半杨南,统治三千世界,为的是修缮这个宇宙的不完美之处,例如神仙的存在……

    玄帝得渡的是未来的地球时空,杨南得渡的是洪荒时代的地球时空,两者虽是同一个地球,但时空间隔却遥不可及。

    神也罢、仙也罢、人也罢,每个人生命的意义就在于我们可以不完美,但我们却不能不力求完美!

    因为这种追求,使得活着更有意义!

    没有这种追求,活着无异行尸走肉!

    一个人总是从生存走到生活、从生活走向生命,穷人也好、富人也罢,精神世界中,毫无差别。

    如有书友还有疑问或不解不处,可在书评区留言说明,如果真是什么遗漏或未说明之处,我将会再写封神本纪,以求完美。

    人生不可能完美,但可以追求完美。

    一本书不可能尽善尽美,但可以努力做到尽善尽美……

    这,就是我的态度…… (泊星石书院https://www.mkxs8.com)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路西法的恩宠的小说无上神兵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无上神兵最新章节无上神兵全文阅读无上神兵5200无上神兵无弹窗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路西法的恩宠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泊星石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