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正文 第二十章 取一字川

本章节来自于 荨岩 https://www.mkxs8.com/449/449918/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某一夜将憩,姜鸣盘坐在床上,手指抚摸着那一块暗青色的铜片,粗糙但却很舒服的质感,好像是在清水中摩挲细沙子一般。他知道这件宝贝有灵,便将精神完全沉浸进荒源鼎碎片,不知在黑暗中游荡了多久,一个红色的光点出现在了眼前。

    “这是什么?如果说我能用精神沟通荒源鼎碎片,那么这片黑暗是我的心神不够纯粹,不然应该尽为光明。可是那个光点是什么呢?是指引我向着那里去吗?”

    姜鸣想要继续朝着红色光点的方向飘游,却被一道透明的墙体挡住,他凭靠虚幻的精神穿不过去,只能说明这是碎片空间的边界了。但那红点又在墙体之外,这不是说明这个虚幻世界远不止眼前大小吗?姜鸣停住飘游,陷入深深的冥想,竟隐隐察觉到那个红点正在朝着自己而来,尽管距离变化很小,却不能忽视。他甚至还感受到,并非看到另外两个红点的存在,不过好似太远,已然超出了他的目极范围。

    “莫非,莫非这是另外的荒源鼎碎片?按理说这是上古神物,即便碎裂也应有着互相感应,我有种感觉那几个红点与我体内的碎片极为相似,若是这样一想,根据前辈所说‘有缘得之’的话,应该是荒源鼎碎片之间有着深层的联系,既然如此,我便在这里等着缘分来临。”

    翌日,姜鸣便与木父、木青岚商量了生计问题,一致通过做个小生意,来解决长久的居食问题。木青岚不知如何学得一手糕点技艺,木父更是深谙染布之道,两条道路比较,三人思量半晌才决定开个糕点店铺,一来染布所需人手过多短期难见收益,二来夜泱城中富贵之人很多,大都想过些有品位的贵族生活,这种精致的糕点更容易俘获买家的心态。

    计划已定,三人便分工准备开店的所需物品,但加入工作的还有一个不能忽视的人,便是当日姜鸣救下的乞丐。经过探问,得知他原是秦王朝的一贱民村的村民,从小无姓名,至十岁时,被强征入伍,渐渐培养成炮灰死士。在一次战事中幸而存活,被俘虏后鞭数十,驱作乞丐,在夜泱城中苟且偷生。

    木青岚自是十分动容,为其生之艰险,为其活之不易,她强笑着道“以后你就跟我们生活吧,不用再做乞丐,我们至少能让你体面些活着。”

    乞丐男子梳洗过后,显得颇为淳厚,虽然脸庞粗糙黝黑,但并不丑陋惹嫌。他仍旧木讷,不喜言辞,但对待木青岚几人十分友好,尤其是木青岚有所吩咐,他便恭敬地上前帮忙,这倒给他们减轻了不少麻烦。

    “青岚,既然当日是你要我救的他,不如你给他取个名字吧,以后也好招呼。”姜鸣这般提议,木父竟也放下长者的姿态,给木青岚机会为其取名。

    “我哪里会取什么名字啊?”木青岚白了一眼木父与姜鸣,回头时却发现那乞丐站在一边正满眼期望地看着她,她倒不能拒绝了。

    “我看了一段古书,名叫做《忘川》,里中说道‘川流于八荒,雷泄于九天,自然不可亏天道,人力不能置轮回。草木焉生芽命?行雁怎生留情?怪只道此情深如井,相思断一水’书中词句深有意义,川和雷各引自然,是龙睛所在。不如你便与我同姓,名取一字川,怎样?”

    姜鸣自诩在以往搜集古籍时,阅览许多常识见著,因此可以明白大世界许多风物,今日听木青岚这一引用,倒觉得自己孤陋寡闻,不知文学词曲了。他道“川流不息,日行千里,未尝有悔;雷动天穹,可裂云日,深有造化。那为何不取雷字呢?”

    木青岚没好气地哼一声,心想她为了减少与他的差距,苦读了不少书,难得今日能炫耀下,可又被一句话怼得语塞。她佯作生怒,道“方才你让我取,现在又要跟我争?雷太耀眼惊人,我可不敢取用,反而是河川,平凡而不平庸,难道不好吗?”

    姜鸣沉默,他似乎是从话中听出了不一样的东西,对他的方向甚至理想都造成了巨大的冲撞,然而他选择沉默。

    “我的名字是木川。谢谢小姐取名。”乞丐难掩激动神色,这一件本来平常无奇的事却使得他这一生都发生巨大改变,因为有名,所以无悔。

    当日,姜鸣便再次与临清巷的神秘男子云凛轩交涉,打听繁华地带的空着的待租赁店铺,令姜鸣惊讶的是,白衫男子在请他喝茶之际,管事已是从门外归来,并躬身汇报道“公子,城西临浊巷有一家小店铺,原是做书画的,因亏本低价出租,摆设装饰都齐全,比较适合开糕点店。”

    云凛轩温和一笑,将茶盏轻抿一口,道“赵管事一会儿麻烦去领姜鸣公子去看看,若是合适,便替他付两年的租金,待他以后赚钱了补上就是了,可不能要利息。”管事急忙应是,做礼后退到了一旁静侍。

    姜鸣拱手笑道“多谢云凛公子相助,若不是如此,还不知要非多少功夫。”礼仪细节可谓是做到极致,但云凛轩却是眉头一蹙,轻讽道“我更想知道你的心思,怎么感到我这里来,要我帮忙?”

    当日云凛轩笔引风雷,洞穿石柱,技比仙灵,那般威慑与恐吓下,一个正常人都应该避而远之,甚至早早遁逃,但这个青年竟还主动前来,不为谄媚,不为求饶,却要像个朋友一样,寻求帮助,此事有疑?

    姜鸣听到云凛轩话语直白,便没想隐藏什么,便道“那日我也有恐惧,雷来之笔,若是阁下有意杀我,便可随意置之。但是你没有,你还说明了你的目的,这表明你是在掩饰你真正的目的,那个目的,可能是荒源鼎碎片,但并不是直接为了它。你已然是地位境界,在我面前何其高贵,如果我此时与你交为良朋,你应是不会拒绝,我也能获得极大的利益。”

    云凛轩玩味一笑,道“你倒是聪明!不过与虎谋皮,可能会死无完肤。”姜鸣道“如果我能让你足够重视,那么便可以无视这种威胁。”

    “哦?”云凛轩执盏来饮,茶香入唇,掩不住他的笑意“你是个有意思的人,在这段时间里我会尽心帮你,不过看你能走到何种地步,若是不够,那你就不幸了。来,试试这茶怎样?”

    ——

    之后的许多天,姜鸣便在官府与管事机关中办理经商手续,偶尔帮着木川在临浊巷收拾店铺。木父则是去往邻城去批发面粉原料,因为所需的面粉并非平常面粉,所以需要特别购置。木青岚则是担任主厨在尝试各种样式的糕点做法,也是极有意义。

    七八天后,糕点店开张,引来许多人的关注与品尝,生意也是渐渐有了眉头。

    转瞬又是一月过去,如踏白驹,飞驰得不辨南北,终于有一日大雁想着安居在温暖之地,采了树枝筑巢,有了着落。

    糕点铺子既开张,便免不了前后打理,由于木父在邻城时常奔走,铺里只有两个青年男子帮衬,外人是靠不来的,况且生意刚刚开张已是花费了一大笔银钱,再挪用一部分来请人帮忙那是万万不划算的。好在木川虽常不言,但比之同时学艺的姜鸣优胜不少,手巧心明是主要,细谨乐劳更是让得木青岚微微称赞。

    姜鸣在一旁帮不上忙,虽也颇为尽心,但总是比不上的木川手指灵活,关键是厨板上的活路粗心不得,于是他只能间或提水搬东西来表明自己并未闲着。看着在木青岚指挥下忙得不亦乐乎的木川,他甚至有些怨懣,却只得说句“木川啊,我的活都让你抢了,我可要闲着了。”

    木川不语,只是向之投来抱歉的目光,反而是木青岚佯怒道“你自己不干活,还怪人家,真想把你丢到大街上喝西北风去!”她竟忘了一件事,若不是姜鸣,他们父女都将会生死无知,何况是如今能开店铺经营生意。

    姜鸣尴尬一笑,又讨好似的问道“我竟都不知道你学得这般糕点手艺,都算是个厨膳大师了。”木青岚突然停顿下手中的面团模具,面色竟变得颇为难看起来,她怅然呆滞,转瞬一笑,笑得无奈,道“你不知道的事还有很多,却看不到了呢。”

    话语轻如银针,姜鸣却听得分外清晰,他原以为能快刀斩乱麻,却终是动容了啊!

    木川此时却递过去一小袋面粉,煞不解风情地道“小姐,这些面粉都要做吗?”

    日子本来都可以这般似水无迹的过去,姜鸣私以为那候凤王府会来找他们的麻烦,然而许长时间里街上的闲人都把当日青年数掌王子的事传到了茶饭之余,但夜泱城的军士却似是强硬压下了这件事,无人闹事,无人挑衅,也无人报怨。

    “莫非是有人帮我?”姜鸣苦思,终于觉得是找到了解释,自言自语道“应该是黑衣捕牙,他们在九府联盟权利甚大,不过,真能大得过一位王侯吗?莫非那候凤王真是个人物?也有可能,顾全大局,知晓最大利益,这才算得上是上士。不过,传言,他不是对四王子很宠溺吗?”

    姜鸣只得不去思考这些,他根据荒源鼎碎片的指示,等待着所谓的“缘者”出现,自然也耐得住性子,容仇敌者先手再出招。况且,他一身伤势也是尽皆痊愈,他清楚自己的武力,是真正能以一战百的武者,这才是他最大的倚仗。

    “不过话说回来,木叔这都去邻城两天了,怎么还不见回来?”

    “不好了,爹被山匪劫走了!”突然木青岚惶急地跑过来,递过来一支箭和一张纸条,上写到姜鸣先生,你女友木青岚的父亲现在我甘邕寨做客,带上五百两银子与你值钱的宝贝于千历冬月十三前来,别误了期限。

    “甘邕寨!”

    姜鸣自然是听说这个山贼匪寨,原是一伙亡命的囚犯的聚集地,后经一凡武宗师七段人位的高手统领,现已是有着三百人的规模,候凤王手下有官吏参与围剿过,却因战事而中断。

    木青岚哭着,两行清泪如泉涌一般泄下脸庞,她抽咽着道“怎么办啊姜鸣,山匪素来凶残,不知道爹怎么样了?他怎么会遇到那里的山匪,我都叫他出行小心了呀……呜呜……”

    是啊,他怎么会遇到甘邕寨的人?这一路应该是安全的,甘邕寨的根据远在另一条路径上,可怎么就偏偏抓捕了他勒索?既然信中直呼姜鸣的名字,便是已然查清楚他们的底细,此事必然不是普通的山匪作乱。

    心中略有定计,姜鸣便安慰下木青岚,并说些鼓舞关切的话,便开始去准备营救木父。木青岚着急地道“即便把这新开的铺子买了,也凑不够五百两啊。”姜鸣沉思片刻道“我跟云凛公子已成好友,我去向他借,他必应允。”

    姜鸣当日便去了醉翁居,门房管事竟是早早地等候着,见到姜鸣前来,便道“公子早有吩咐,若是姜鸣公子前来,便将准备好的五百两白银送给他。”姜鸣眉头紧蹙,问道“他还说什么了吗?”门房道“望公子保重。”

    此一行,甚为凶险。若为普通的劫匪之遇,有呑财杀人之危;若是真正的仇杀,山匪代劳,便不会因为区区五百两白银而放弃杀人,亦是惊险万分。 (泊星石书院https://www.mkxs8.com)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曲十三朽的小说荨岩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荨岩最新章节荨岩全文阅读荨岩5200荨岩无弹窗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曲十三朽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泊星石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