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正文 第八章 起于青梅

本章节来自于 荨岩 https://www.mkxs8.com/449/449918/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黄石镇位于朱天野行雨州地之南极,背靠十万里绝无人迹的堪罗灵山脉,东边是与朱天野紧邻的又一片大陆玄天野域,北面在黄沙荒漠之外便有辽阔的千城平原,如果不论环境与交通问题,几大地域围合环堵的黄石镇的地理位置绝对是兵家必争之地。然,这半月形的特殊山谷曾被老辈学究认为是风水中的“谐”,能通五行阴阳之妙,并言“谐之所在,青龙据左有百年青山,黄龙据右有芜草荒原,连通一脉风水,镇殃宫中”,老辈知理者共三老曾定下“不得下筑于脉”的镇中规矩,而今细思之,实令人慨叹。

    镇东旧居地处偏僻,别说钟家的手脚一时半会找不到,即便是来过此地的人也时而在纵横的山路中迷茫。这种处地原是葵姒图谋的会议所,而葵姒看重姜鸣的潜力与神秘,于是将之转借给木父几人居住,好在这所旧居空间还算充裕,几人暂居倒是完全没有问题。

    姜鸣在镇口辞别了黑衣捕牙一众后,又到钟家大院外面隐蔽观察了一会儿,但并未发现钟家父子现身,于是就回到了旧居。旧居之所以为旧,是它的整体构造呈现复古的风格,另外墙体都有些风雨腐蚀的迹象,屋内简单的桌椅摆设更是有着浓厚的历史的味道。然而这是姜鸣一行人的新居,在穷困之时最后的安身之地。

    屋内只有小高一个人。那崖间一战中,几人都有伤势,姜鸣本应该在一刀之下丧命,然而却以死求生获得神奇的治愈,那胸前的撕裂的伤口也快速恢复着,已并不妨碍他任何生命活动;木父因为早年走过镖头,对武功略有习练,因此只是伤了背部几处不大要紧的地方;而仲海伤了胳膊,小高伤了右腿,后者便只能在屋前屋后休息,走不得远处。

    小高道“木青岚说是要在山中取她母亲的遗物,木叔本来是要陪她一起去的,但黄石镇的大商贾沈芫通过葵姒姑娘找到这里,说是要请你商量事宜,因为无法推脱又事情紧急,木叔便和仲海去赴约了,我的腿也走不了路,木青岚便执意一个人去了。”

    姜鸣微微皱眉,眼中却阴郁起来,沈芫能找到他们,难保其他人不会找到他们?沈芫这人的故事在黄石镇很响亮,一代穷士,白手起家,然后走南闯北,商通几州,最后赚得大量钱财回到黄石,经常接济乡里与赈灾扶贫,可谓是黄石镇真正的善人地主。但沈芫素来不与他们几人有任何接触,这种空穴来风的邀请岂不充满疑虑?更令姜鸣担忧的是木青岚,据小高所知她去的是山羊坳,距这里差不多一个小时路程,但她离开这里已经六个小时时间,不知是不是遇到了什么危险。

    大致向小高说明了现在时局趋势,并且阐述了黑衣捕牙的行动进程,姜鸣便一刻不敢耽误往山羊坳方向走去。目前是特殊时期,可能到处都有未知的危害,即便不是钟家的喽啰,也可能会有隐藏的人物威胁。

    “千万不要有事啊!”

    山羊坳是群山中的一个地形特殊的坳口,他仿佛就像是一个密闭的山谷一般,若没有熟人指引几乎很难走得出去。自小黄石镇长大的姜鸣自然是熟知这里的一树一草,但不可否定的是,在这片绿郁的树林中想要找到一个人,没有极好的运气便不会容易。

    一路草木飞速地向后倒退,姜鸣在山路上狂奔着,这种上山与越野的气力,即便是两米的壮汉都是不具有,但瘦削的他仿佛身上有使不完的力量,汗水是有些,但并不是很累。

    “这便是木叔挖的地窖吧?”姜鸣在一个隐秘的巨大岩石下面胡乱地掏挖,终于是尝试着找到了这个地窖的入口,据他所知木父来自远方,那里就有“寻岩筑窖,藏酒窖香”的习俗,在黄石之后木父便凿了这个地窖,用于储藏他们备用的财物。“看来木叔的来历还真是有些神秘啊!”姜鸣看到地窖里面各色水晶装饰的墙壁,以及超过百坛的密封酒坛,便知这其中可能隐藏着非同一般的事物。

    “看来青岚取走的东西很珍贵!”姜鸣在窖中发现一个角有被翻挖过的痕迹,翻起来的土壤都有些湿润,知道木青岚离开不久,便不再耽搁,重新将地窖盖好,沿着附近的小路寻找。这交通的乡间阡陌横七竖八,完全无法判别木青岚选择的哪条路,姜鸣原地考虑了很久,突然看见不远处一棵被折断的小树,上面还挂着一个制作精致的香囊,这让得他的心再次紧绷起来。再细细观察了一下这条路上的脚印,发现脚印是散乱并且深浅不一的,只有更多体型不同的人才能留下这样的脚印,莫非木青岚被人跟踪了?

    ——

    “这个女人真水灵,要不,兄弟我先尝尝味道?”

    “混账东西,这女人是送给皇子殿下的,你还想不想要你的脑袋了!”

    “那是,那是,真是不知道这荒僻地方怎么还有这种美人,要是我能有这福气一亲芳泽,啧啧……”

    “这女的醒了。”

    逼仄的山洞之中,两名魁梧的大汉略有玩味的注视着醒来的少女,一人面带淫邪的笑容,一人则显得冷漠了些,两人只是武夫,自然难以掩饰内心的波动。

    “你们到底是谁?为什么抓我?”木青岚并未被捆绑,但她不会认为这便是她能从两名彪悍大汉手中逃走的条件,她记得她在昏倒之前将贴身的香囊扔下,希望能有人看见来救她。“姜鸣!”她希望此时来的人是他,这个名字似乎已在心中烙印太深。

    冷漠的大汉说道“你既然落到了我们的手里,便不要想逃走了,乖乖听我们的,以后一身富贵,得到的更多,免得惹得我们不高兴,直接把你身子夺了好。”

    木青岚顿时被吓得脸色苍白,警惕地看着两人,选择了沉默,她知道只有她现在安全才有逃生的机会。她心中只能期望能有人发现她的失踪,并且快点找到她。

    “等一个时辰,天色应该就暗下来了,我们便能躲开其它势力的耳目回到集合点了。”冷漠大汉道。

    山羊坳不大,但是阡陌纵横,山洞极多,寻人如捞沙。没有人能有通灵的嗅觉,没有人有一片山野的眼目,可能迟一步便是遗憾,可能遇见只是差一步。

    夜幕,如同一张覆盖严密的大网,将世间万物的轮廓颜色尽数遮掩,从白到黑是昼夜的交替,从明到暗是岁月的更迭,而人在其中,能看得清的仅仅是表面而已,因何为何倒变成旁枝末节了。

    姜鸣在此一路,将拥有的朋友看做是守护,他那么努力地抵抗危险的刀刃,甚至差些葬身在那山崖前,为了几个值得付出的人而奔前走后,他知道他在经历什么,即便是一点点的偏差,可能都将埋骨在大势力的碾压之下,但,他不会改悔。这是他存在的意义,也是他在见到了夜泉的故事后更深层的追寻。

    “青岚,总算找到你了。”

    ——

    这一道崖深不见底,浓重的雾气似乎在把路人往崖底推,再兼之这里阴风时常袭来,更是将这种诡谲阴冷描绘完全,但越过这里,便是真正的堪罗灵山脉。

    “沿着这道崖口走,有雾气遮挡,应该很难发现我们的踪迹了。”

    两名大汉点着火把,一人在前照明探路,一人在后管押木青岚,走着一条极为荒僻的小路,眼看越走越远,木青岚的担忧与惶恐愈发隐藏不住。

    “两位大哥,我的脚好像受伤了,能停一会儿再走嘛?”木青岚楚楚可怜的面孔几乎都要挤出眼泪,她以假为真希望能借此扩大自己获救的可能。

    一名大汉也不拒绝,立刻就停下脚步,双眼精光跃动,笑起来满脸横肉都在抖动“美人受伤了啊,若是不介意就让我来帮你治治吧!”木青岚只觉得十分恶心,心头又蒙上许多恐惧,连忙辞谢,身子也是下意识的退让开。

    “哼,女人,我劝你还是老实点,若是我们回不去,今晚你可得陪这粗汉过了。”另一名大汉漠然说道。

    妇珍名节,士重廉隅,饿死事小,失节体大。如果那样,我倒不如死了算了!一旦这个心思打定,木青岚的眼球中便只剩下无畏的坚定,她豆蔻年华便幻想着一个美好的梦,岁月青涩的少女渴望朦胧的爱情,她保全不了自己便要保全自己的年华。

    “我就算是死也不会让你们如愿。”木青岚当机立断,飞快地向着深崖跑去,回头看了一眼两名大汉凶狞的嘴脸,身体一跃便朝着崖下飞出,两名大汉始料未及,欲要解救为时已晚,齐齐大骂起来。

    令得两人震惊的是,那道不知道从何处奔出来的人影,正牢牢地将木青岚紧紧锁在怀中,在那猛风怒吼的崖边,两人的身影极为的清冷。

    “没事了,我来了!”

    这句话就像是一段魔咒,能将人的心灵包裹住,慰籍寒冷的伤口。

    “姜鸣!”

    温柔地喊出这两个字,木青岚已经没有力气了,女人会在孤单的时候自我战斗,当守护她的人出现,她便能放下所有的负担。也许女人要的就是这么一场适逢其会的解救,不会太迟,不必太早。

    “姜鸣!姜鸣!姜鸣……呜呜呜”

    与其在悬崖上展览千年,不如在爱人肩头痛哭一晚。

    姜鸣也有些心酸与自责,如果再来迟一些,可能真的会发生让自己这辈子都遗憾的事,所幸……

    两名大汉见到这一幕,自然是想不到更多的东西,只是对自己的战利品的好与损有所波动,他们狞笑着,活像一只阴翳的蝙蝠“小子,你最好交代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不然我们会以为你是我们的老对手。”

    姜鸣全当未闻,任由木青岚宣泄恐惧与伤痛,她对于他更像是一个宠溺的妹妹,他既然在,便不能让妹妹受委屈,如果她受了委屈,那便真正激起了他的杀心。无力事恩仇则常怀之,有力试德怨则亲为之。

    “小子,你是在找死。”一名大汉叫嚣着,左手举着拳头直面砸过来,右手紧握着腰间的弯刀似要出鞘。“砰!”没有谁被打倒,那粗壮的手臂僵硬不动,反而是那道瘦弱的人影极为坚定地半蹲着,右掌包裹住来者之拳,没有半点动弹。大汉抽出弯刀,直取姜鸣头颅,但弯刀尚未挥到,便有一只诡幻莫测的手击打过他的手臂,本有擎举千斤的力量,此时却无力的松开,弯刀也缓缓落到地上。

    “你是世家子弟?还是黑衣捕牙?或是宗派中人?”两名大汉深深震惊,这样一名不可貌相的青年竟能一招击退这名实力堪比五段人位的皇族侍卫,若他不是这些大势力的子弟,怎么可能有这般实力?

    “你们,今日都会死!”冷冷的声音仿佛要结成冰棱,让的两名大汉魁梧的身型也是猛地一颤。

    “我们现在就离开,不再牵扯阁下的事。”一名大汉咽了一口口水,说道。可那道人影已经站了起来,面色阴冷地看着两人,缓缓道“已经迟了!”便见姜鸣身形化风,绕着一道弧形奔向两名大汉,抬手便是一拳,跃起便是一脚,两名大汉防备不及,同时倒地,所用时间不过十秒有余。

    “你莫要欺人太甚,我们可是秦王朝的人。”大汉抿去嘴角的血迹,面带凶狠地道。却不料姜鸣又怎会在意这些,不待他站起身来又是一脚踢在他胸膛上,紧接着又是连续的几拳落在身上,这时他才明白,眼前这名长相并不出众的瘦弱青年下手之狠,是真的想将他打死。

    “怪就怪你们惹了不该惹的人,而我要你们用命来偿还。”姜鸣道。

    这名大汉心知不好,于是大喊道“庞二,将那女人抓住,不然我们真的会死在这里。”

    名叫庞二的大汉也是没有迟疑,立刻奔向那名女子,却不料他的手尚未触向目标,腹部便传来一阵剧痛,顺着那只踩破天际的脚,一股巨大的劲力霍然迸发,直将庞二踏出去十几米。

    十几米外,已是深渊。

    “啊!”大汉嘶哑着叫喊,在渊谷间传出恐怖的呼声,但风愈紧,声愈小,最后淹没在深渊中的人,不可知之何处。

    姜鸣没有怜悯谁死,愣愣地看着木青岚呆滞而惊悚的眼眸,更加地感到心焦的爱怜。

    起于青梅,始于少年。

    这种复杂的感情足以让他深藏无数年华,就像是一杯酒,目及纯白无糟,暗隐峥嵘冷暖的岁月。

    “去死吧!哈哈!”背后是大汉疯狂的笑声,以及破空而来的一枚墨黑色六棱状晶体。

    墨玉金钢!与避风珠同为中品金属之一,避风珠能蔽挡外界风乱,前者则可受重力爆裂,产生巨大的冲击力,不亚于火药燃炸。

    当姜鸣心中滑过这块金属的名字,身体几乎下意识地向一旁闪跃,可是,她还在那里。姜鸣即便有着以一挑十的自负情结,但丝毫不怀疑若是挨实这墨玉金钢的爆裂,他能存活的几率不会超过五分之一。但是,他一旦离开,木青岚必死。

    “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

    同居长干里,两小无嫌猜。”

    如果没有这段少年事,可能一切都变得简单;可是有了这个青梅少女,一切都不再有犹豫。

    姜鸣又记起小时候的事,镇上的许多痞子都乐于欺负新来的,她也好几次被推来搡去的欺负,长辈帮不了什么忙,只有那般瘦弱的姜鸣挥着拳头帮她驱赶这些搔扰,即便每次被打得鼻青眼紫,他仍能笑着对她说他的梦想。

    “我的梦想其实不远,能守护一生值得拥有的人,也就够了。”

    姜鸣一笑,脚底斜踩向地面一块凸起的石头,身体又是反弹回去,在那块墨玉金钢飞来的同时,他借助那股反弹的力量,揽起瘫软的女子,一跃落向了深渊。

    “砰!”金钢炸裂,土石飞溅,一大块崖间石受到冲击崩塌,石块坠落发出嗖嗖的破风之声,与那放肆的狞笑声相和,显得极为阴冷。 (泊星石书院https://www.mkxs8.com)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曲十三朽的小说荨岩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荨岩最新章节荨岩全文阅读荨岩5200荨岩无弹窗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曲十三朽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泊星石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