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正文 第135章 阮郎,顺毛大白猫(2更)

本章节来自于 重生枭妃之盛世大嫁 https://www.mkxs8.com/440/440799/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她摆明了不怀好意,阮君庭如何敢吃。

    他受不了那味儿,用衣袖掩了掩鼻子,又勉强放下,“你若喜欢,自己享用便是。”

    “不吃?你怕有毒?”凤乘鸾啊呜,挖了一大块吃了,陶醉到心肝儿里去了,“嗯!香!甜!糯!一只榴莲十只鸡,大补哦!”

    榴莲好不好吃,阮君庭不知道,可她那副模样,才是真的又甜又糯,只是这满身沁人心脾的臭味,也实在是让人无福消受。

    凤乘鸾抬头间,舔了圈儿嘴角,笑眯眯凑近阮君庭,身上和嘴里的榴莲味,将他逼迫地已经无处可躲,甜着嗓子道:“王爷,想不想吃一口?真的好吃,我不骗你!”

    阮君庭盯着她的粉当当的唇,明知来者不善,却欣然笑纳,“好啊。”

    凤乘鸾又向前凑了凑,一只手撑在他脑侧的床柱上,将人圈在床面,“你不嫌我臭?”

    阮君庭干干净净的人,叱咤风云的战神,让人闻风丧胆的魔王,就乖乖地被她咚在床柱上,顺毛如一只大白猫,“不嫌。”

    “那你闭上眼睛。”

    阮君庭眼光动了动,之后唇角一弯,“好。”

    他合了眼帘,那两扇整齐的睫毛缓缓覆了下来。

    凤乘鸾眨了眨眼,他可生的真好看,生得像个神仙,跟别的北辰人不一样。

    不过,越好看的皮相下,就藏着更可恶的灵魂!

    她看得久了,阮君庭眉间的山水又微微凝了起来。

    臭味就在鼻息间,怪异而浓烈,直冲脑门。

    凤乘鸾又向前凑了凑,“王爷,那我来啦。”

    这一声王爷,腔调上下拐了几个弯儿,就分外地与与众不同。

    阮君庭的确听不够。

    此时,凤乘鸾距离他,只有一根手指粗细的距离,可脸上方才的温软笑容却唰地消失无踪。

    啪!

    一块榴莲,糊了阮君庭一嘴!

    “你个死骗子!你还想上天!”

    啪!

    又一块,糊在他微敞的领口上!

    “让你浪!长得好看你了不起?”

    咚!

    这一次,半只榴莲,直接向他头上砸去!

    “凤姮!”阮君庭猜到她没安好心,却没想到她这么简单粗暴,一掌挡开,“你疯了!”

    “我是疯了!阮君庭!你还我蓝染!你还我蓝染!”

    阮君庭抹掉脸上的稀糊糊的榴莲,“再说最后一次,本王没有藏起你的蓝染!本王也从来不屑于冒充任何人!”

    凤乘鸾跳起来,指着他的鼻子,“好!就算你不稀罕冒充他!可就是因为你的出现,让我生生错过了他!你让我现在到哪儿去找他!我已经失去他一次了,决不能再失去一次!若是我这辈子都找不到他,你这一辈子就都别想消停!”

    提起蓝染,阮君庭周身气息轰地沉了下来,“蓝!染!他对你,就真的这么重要?无可替代?”

    “没人能替代他!他是我的全部!他是我的命——!”

    凤乘鸾回手一拳,哗啦!砸烂桌子,掉头冲了出去。

    扔下阮君庭满身满脸臭气冲天!

    一身不可一世之人,俾睨天下,就幼年一无所有时,身陷绝境中,也不曾开口求过谁?

    可如今,却沦落到明知她没安好心,也心甘情愿地给她出气。

    明知她心中没有自己,却依然巴巴地问她,那个男人到底是否无可代替!

    一股无名邪火,直冲心口,涌上来的血,沁得阮君庭口中满是腥甜。

    门外,凤乘鸾刚冲出去,就见秋雨影正立在外面,手中还擒着个女子,容婉。

    容婉刚刚听见里面吵架,便凑过来偷听,结果听见“阮君庭”三个字,被吓得炸毛,刚要掉头溜走,就被秋雨影给从背后拿了,此时被拧着胳膊,一动不敢动。

    秋雨影抓了个偷听的,正在犹豫到底要不要进去禀报,这里面的人,就天雷地火地冲出来,两厢撞了个正着。

    “干什么?”凤乘鸾如此的凶相,倒是秋雨影没见过的。

    他依然彬彬有礼,“凤小姐,这位贵国容相的千金,好像有听墙角的坏习惯。”

    凤乘鸾正满肚子的火气无处发泄,低头看着被拧着胳膊,一动不敢动的容婉,两眼瞪得冒火。

    容婉硬壮起胆子,“凤……凤乘鸾,原来你凤家通敌卖国!原来你家那个车夫,就是北辰靖王阮君庭!原来你爹跟他打了十年是假的,根本就是想凭借战事,把握兵权,妄图一家独大!你们南北呼应,串通好的!”

    凤乘鸾脸色越来越沉,盯着她不说话。

    容婉试着挣扎了一下,“怎么?被我说中了?没话好说了?难怪你一直不肯做南渊的太子妃,原来你是想做北辰的南渊王妃!”

    哪壶不开提哪壶!

    凤乘鸾二话没说,咣地一个耳刮子轮了过去,将容婉直接从秋雨影手中打地翻了出去,重重摔在地上。

    嗷哇——!容婉一阵天旋地转,哪里受过这个,当下捂着脸开哭,“凤乘鸾!你想杀人灭口啊!”

    凤乘鸾一拳打在门口的柱子上,“再多说一句废话,现在就撕了你!”

    这一拳,直接将腰粗的柱子砸了个坑。

    容婉当下没声儿了。

    秋雨影见屋里那位,这么大动静也不吭声,就知道这俩人今日的脾气非同小可,。

    若这容婉再说些乱七八糟的,将里面那位惹毛了,可不是她一个女人死了就能了事的了!

    而且,凤家三小姐也正在气头上,若是这会儿真的把人杀了,容虚成的人马明天就到,只怕也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还有,容婉既然知道了他家王爷的身份,那又岂能容她一张大嘴巴到处胡说八道!

    诸般思虑之下,他赶紧安抚道:“凤小姐暂且息怒,不如,将此女交给在下处置?”

    凤乘鸾沉声道:“把人给我。”她正愁没人出气呢。

    秋雨影就有点不确定了,他望向屋内,“殿下……?”

    里面,阮君庭也是心情不好到极点,“她要就给她!”

    “喏!”

    等凤乘鸾塞了容婉的嘴,将人拖走,秋雨影才小心进了屋,却不敢靠近,只在门口,就闻到满屋子的臭味,“殿下,可有何吩咐?”

    “沐浴!”

    “那……,容婉已经知道您的身份,这接下来……?”

    “一介女流,空口无凭,此事牵扯到凤家,凤姮自会妥善处置。”阮君庭从里面走出来,明明白袍如仙,长发墨染的神仙姿态,却糊了一脸一身的榴莲,脸色阴得可以拧出水。

    秋雨影从来没见过自家王爷何时如此让着一个女子,都被揉搓成这样了,还如此信赖她。

    换了以前在帝都的那些千金贵女,挡了他的路,或者碍了他的眼,若是正赶上心烦,都是直接弄死的。

    怜香惜玉,在他家殿下的字典里,从来都没有。

    但是现在,他竟然一而再,再而三地由着凤乘鸾折腾,不但陪着她闹,还把自己整个人都豁出去了,任她祸害!

    “王爷,凤家小姐那边,不如让属下去替您解释一下?”秋雨影壮着胆子问。

    阮君庭忽地眼光一闪,看向他。

    对啊,当初,若不是修宜策带着钦差回来,戴着铁面蓝袍,上了凤姮那匹马的,该是他秋雨影啊!

    难道他才是凤姮要找的人?

    阮君庭的眸光中,似乎有把刀,将秋雨影看得不知所措。

    屋子里,除了臭味,又充满了另一种味道!

    醋味!

    秋雨影机敏得像个狐狸,立刻察觉到了危险,“啊,殿下,我去给您准备洗澡水!”

    说完,掉头逃了。

    ——

    西门错收到凤乘鸾的口讯时,先是莫名其妙,接着,他就无条件地按照小美人的话干了。

    等他端着那臭烘烘的小盆儿,去了柴房,正见凤乘鸾盘腿坐在地上,一只手撑着腮,跟被捆了手脚,用臭袜子堵了嘴的容婉脸对脸,相面!

    “容婉,回来这么久,我一直想跟你好好聊聊,可是始终没时间,今天倒是个机会。”凤乘鸾用手撑着额角,阴沉沉瞅着容婉,“你这辈子最大的愿望是什么?”

    容婉被堵着嘴,呜呜地摇头。

    “不说?不说我也知道,你想给景元熙做太子妃对不对?你放心,你喜欢他,尽管拿去。我不但不会抢你的,还会给你二人送上一份终生难忘的新婚大礼!”

    “呜呜呜……!”容婉继续摇头。

    “不想要?不想要也没用,这件事就这么定了!”

    凤乘鸾回头,见西门错进来,招手让他过去。

    西门错觉得,这小丫头,今天身上的煞气莫名让人吃不消,也不敢贫嘴,就把那小盆儿送了上去。

    容婉往盆里一看,呕!粑粑!

    凤乘鸾一本正经道:“那么你猜,我最大的愿望是什么?”

    “呜呜呜……!”容婉被麻绳捆了手脚,死命地摇头,向后拱。

    “哭什么?我最大的愿望可不是让你吃屎这么简单。”凤乘鸾说着,伸手抓了一把黑乎乎的粑粑,慢悠悠向容婉脸上抹啊抹!

    啊——!容婉紧闭着眼睛,拼命地晃头想要躲开,却躲不掉,又恨又恼又恶心,两道眼泪下来,就把被抹得黑乎乎的脸冲出两条白色的泪痕。

    凤乘鸾抓一把,糊一次,欣赏着容婉绝望地挣扎,慢悠悠道:“你将我凤家女儿卖给暗城时,可有想过自己会有今日?你让高震山扔下我,自顾自逃命时,可有想过我若不死,会怎么收拾你?再或者……,你今天壮着狗胆,在窗下偷听的时候,可有想过自己会吃屎?”

    她说着,拔了容婉口中的袜子,就听她僵着舌头尖叫,“你敢?凤乘鸾你敢?我爹马上就要来了!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就一定会把你们凤家通敌卖国之事公诸天下!我让你们姓凤的从此成成了过街老鼠,人人喊打!唔……!”

    凤乘鸾抓了一把粑粑,狠狠糊了她一嘴!

    “都吃了屎还嘴硬!凤家通敌叛国?你一张吃过屎的嘴,说出来的话,谁信?”

    “呜呜呜呜……,凤乘鸾,你不是人!”

    “不是人?我干的不是人的事儿,你还没见过呢!”

    噗!又塞了一把!

    “呜呜……”吃了一嘴屎,容婉已经不想活了。

    西门错莫名觉得好过瘾!凑上去,“三小姐,别脏了您的手,让我来,您说,怎么喂!”

    他既然跟了龙皓华,那就等同于是凤家的人,喊起“三小姐”三个字,毫不含糊,表忠心毫不犹豫。

    凤乘鸾站起来,“屎,还能怎么喂?你刚才怎么拉出来的,就让她怎么吃进去!”

    这人刚拉的?啊啊啊——!容婉疯了!

    “凤乘鸾——!唔——!”

    西门错是个干坏事的老手,恶心事儿干过不少,可给人喂屎,还是第一次,特别是给这么一朵娇花,兴奋地不行!

    他掐起容婉的小细脖子,抓了一把就塞进嘴去,一边塞还一边乐,“容大小姐,没想到您还好这一口啊!你知道老子拉这一盆,午饭得特意多吃多少?那可是撑得够呛啊!”

    容婉被捆了手脚,又被人掐了脖子,就这么硬生生,将那一盆黑乎乎,黏糊糊,臭烘烘的东西,全给吃!

    凤乘鸾从头到尾,抱着手臂,靠在门口,两眼茫然地望着外面,对里面的惨状完全没兴趣。

    她的蓝染没了,每次想到这件事,她的心头就像是被人挖去了一块,空荡荡的。

    要不是打不过阮君庭,她倒是真想也给他也糊上一盆!热乎的! (泊星石书院https://www.mkxs8.com)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沧海太华的小说重生枭妃之盛世大嫁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重生枭妃之盛世大嫁最新章节重生枭妃之盛世大嫁全文阅读重生枭妃之盛世大嫁5200重生枭妃之盛世大嫁无弹窗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沧海太华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泊星石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