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正文 第两百八十四章

本章节来自于 卿卿醉光阴 https://www.mkxs8.com/430/430311/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方才还说起你们,这会儿便来了。”夏容馨拉着他们的手和蔼的说道,“昨晚休息的怎么样?喝了那么多酒,头疼不疼?皇上也真是的,你这才刚回来,怎么能一下子喝这么多酒呢。”

    虽说是埋怨,但是夏容馨的表情依旧十分温柔,像是在说起什么特别有趣的事一样。

    她对着齐景钦温柔的说着一些体己的话,梁焕卿站在一旁便是陪着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云惜姑姑站在梅贵妃娘娘身后,看着梁焕卿,也是笑得一双眼睛弯成了月牙,别说梅贵妃了,只单单是云惜自己就对这个靖王妃喜欢的紧,总觉得她知书达理,明晓是非,经过上次勤政殿之上,她面对老奸巨猾的陆高鸿临危不惧的那个样子,让云惜看了是真心佩服,也就是因为梁焕卿,他们这才被洗脱了嫌疑。

    可最后明明是陆绘灵的错误,但就是因为她长得像明贤皇后,这才被皇上了一会儿话之后,齐景钦便站起身对梅贵妃娘娘说道:“母妃,儿臣还要去勤政殿与父皇议事,就先让焕卿在这儿陪您说会儿话吧。”

    听齐景钦这么说,梁焕卿也赶忙站起身来对梅贵妃释然一礼。随后表意歉意的笑容,但是好在夏容馨并没有对说什么,虽然她和齐景钦许久未见,有许多话想要说,但是对于梁焕卿,她如今也是像看在自己的亲生女儿一样看待了。

    随即夏容馨便拉住了梁焕卿的手,轻轻拍了拍,而后对齐景钦说道:“好,你快些去吧,午膳要来这儿吃吗?本宫让云惜去吩咐小厨房做几道你爱吃的菜。”

    齐景钦转而看向梁焕卿,像是在征询她的意见,夏容馨见状了然一笑,随即也看向了梁焕卿,笑着说道:“咱们好似从来没再一块儿吃过饭,等会儿让望舒一块儿过来,咱们也好一起聚聚,焕卿觉得怎么样?”

    既然夏容馨都这么说了,梁焕卿哪里还有拒绝的道理呢,便也是乖允的点了点头,笑着说道:“一切听母妃的便是。”

    夏容馨笑着点点头,转而看着齐景钦和棹棋,笑着说道:“那等会儿你俩记得赶紧过来。”

    这话说的,像极了寻常百姓家的母亲一番,也让梁焕卿感觉到了久违的母爱,一时之间竟然流连忘返。

    齐景钦和棹棋点了点头,笑着拱手说道:“那儿臣告退。”

    夏容馨点点头,转而对身后的云惜姑姑挥了挥手,说道:“云惜送一送吧。”

    云惜福了福身子,转而便跟着他们走了出去。

    待到齐景钦他们都走了之后,宫苑内只剩下夏容馨和梁焕卿二人。

    梁焕卿有一丝不自在,总觉得夏容馨左右在打量着自己,便有一丝不好意思,但又不知道该说一些什么比较合适,便也只是微微低着头不敢直视夏容馨。

    她本身与夏容馨就没有过多的交集,虽说夏容馨从前和娘亲杨素影是在秦淮时期久很要好的姐妹,但是在上京城时,杨素影根本没有机会来到上京,就更别说来认这位如今地位高贵的从前的姐妹了。

    夏容馨从前也不知道梁府的夫人是杨素影,只知道梁夫人去世了,也就从没有问过,若不是因为要和太子齐景炀争夺皇位,所以才想到了梁大将军还有一个女儿,之前梁焕卿虽然每次都来参加宴会,但是每次都是自己坐在角落里和别人说话,齐望舒和陆绘灵赵佩瑜每次吵起来都够吸引人眼球了,谁还会去关心那个总是不说话的梁焕卿呢。

    后来见得陆高鸿和蜀中王替太子求情,便想起齐景钦在朝堂之上算得上是无依无靠,只要陆高鸿和蜀中王还在,那么齐景钦就很难敌得过齐景炀,毕竟齐景炀再怎么说也是太子,若是能求得梁大将军的女儿梁焕卿做儿媳,定然能与建威大将军府交好,那么也有了和齐景炀势均力敌的能力了,如今看来果真是这样。

    自从靖王府和建威大将军府结亲之后,梁风眠便带着齐景钦立下了赫赫战功,如今他们已然是亲家,互相帮助那是理所当然,再者这确实也是齐景钦自己立下的汗马功劳,旁人能说得上什么呢?

    看着齐秉煜对齐景钦刮目相看的样子,夏容馨便就知道,自己的决定是一点儿也没错的,由此,看梁焕卿是越看越顺眼了。

    梁焕卿站在原地,低着头不敢先说话,她本来就不喜欢待在宫里,满是陈规旧俗,压的她喘不过气,如今虽说性子变得沉稳,但是在靖王府她至少在自己琳琅园里可以随心所欲吧,在皇宫里,谨言慎行,连看都不敢四处乱看,也不知道这里面的人,每天是怎么样提心吊胆的生活的,稍走错一步便是万丈深渊,譬如陆绘灵,譬如尹薷。

    说到尹薷,梁焕卿后来听说她被打入冷宫了,想来也是念及她只是救父心切,未曾是主谋,遭奸人利用,而又是身为后妃,所以便被除以永远监禁冷宫的处罚。

    冷宫是怎么样的,梁焕卿从没有机会去了解,就算她如今身为皇室中人,比旁人离冷宫更近,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大概似自幼听过的那些戏文吧,梁焕卿总觉得,冷宫是一个极其恐怖的地方,尹薷在那里,真的会比被处死要好吗?

    梁焕卿不得而知。

    眼下二人并没有什么话题,夏容馨只是坐着笑眯眯的看着她,心中不住的赞扬,梁焕卿左右也是闲的无聊,便想到了别的事情,昨日瑞兰姐姐还曾想让自己入宫来问问望舒对自己的兄长梁寂有何想法呢,昨日事情太多,一下子都给忘记了,想着等会儿若是望舒过来了,便可以和她说。

    “下个月的春日宴,焕卿你可准备好了吗?”夏容馨沏了一杯花茶,看着它氤氲袅袅的样子,便想到了方才云惜曾经提到过的春日宴,随即便随口一提,说来自己身为母妃还是要多多提点一番才是。

    梁焕卿这才回过神来,茫然的抬起头,神色有一丝紧张,脸上带着些许笑意,随即问道:“母妃恕罪,儿臣……儿臣愚钝,不知何为春日宴……还望母妃赐教。”

    见梁焕卿这幅乖巧的样子,夏容馨不由得掩嘴一笑,说道:“你这孩子,什么恕罪不恕罪的呀,你如今可是靖王妃,是本宫唯一的儿子的唯一一位王妃,和本宫说话,你不比如此紧张,本宫又不是狮子老虎,难道会吃了你不成?”

    这会儿云惜姑姑也正巧回来了,便笑着给梁焕卿那边也沏上一杯花茶,站在一旁笑着听他们说话。

    梁焕卿双手握着花茶的杯子,任由氤氲的热气往上冒着,手握着杯子只感觉十分暖和,见着她们看向自己,便不由得低头憨笑。

    夏容馨回头看了一眼云惜,对视着笑了一笑,随后云惜说道:“春日宴是往年宴请去岁上京中有名望的夫妇,以展现夫妻和睦,锦瑟和鸣之景的,平日来也就只有结了婚的、夫妻感情好的才能参加,王妃家中主母……早已过世……这个不知道也是正常的……”

    这么说着,梁焕卿脸上的笑容僵住了,夏容馨也是微微一愣,没想到向来懂事的云惜会说出这种话来,就像是要刻意去揭开梁焕卿心中的伤疤一样,就算杨素影已经去世这么久了,但是若是有人在梁焕卿面前提起她的母亲,她还是会很难过,平时也是十分羡慕那些家庭幸福美满的人家。

    云惜刚一说完就后悔了,连忙楞在了原地,手足无措的看着梅贵妃娘娘和靖王妃,有一些着急的想要说些什么,但是见他们不说话自己又说不出来。

    “云惜!”夏容馨毕竟还是云惜的主子,虽说这件事可能在她看来并不是什么大事,但是看到梁焕卿的表情便就知道她是十分在乎的,便先一步出声呵斥道,“你是怎么说话的!掌嘴!”

    云惜一听,连忙跪下,在梅贵妃娘娘和靖王妃之间跪下掌嘴,一边扇自己巴掌还一边说道:“奴婢该死,奴婢该死,靖王妃息怒,靖王妃息怒。”

    梁焕卿见着这一幕,都要被吓傻了,方才听着别人讲到她的娘亲,便有一丝恍神,但实际上也是无关痛痒的事情,梅贵妃娘娘见着自己看样子不是很开心的模样便要让一直都很信任的云惜姑姑跪下掌嘴,平日见云惜就像他们的长辈一样,在梅贵妃身边多年,在她的耳濡目染之下,多半是学会了她端庄的姿态,也是因为云惜在宫中算是地位崇高的女官,便是人前也见不到她跪下,宫中的人对她比对一些主子还要敬重,多半也是因为她是梅贵妃身边的宫女。

    可是如今见到云惜因为这件事而跪下扇自己巴掌,梁焕卿一下子被吓得连忙站起身,试图伸手阻止云惜,但是云惜明显对自己下了死手一样,动作幅度大到让梁焕卿叹为观止,便不得已看向梅贵妃。 (泊星石书院https://www.mkxs8.com)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花朝十四的小说卿卿醉光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卿卿醉光阴最新章节卿卿醉光阴全文阅读卿卿醉光阴5200卿卿醉光阴无弹窗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花朝十四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泊星石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