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正文 第一六五章 花安合作

本章节来自于 捡个王爷过日子 https://www.mkxs8.com/429/429131/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就在安晚州纠结继续和花容斗智斗勇还是就此罢手的时候,反倒是花容替他做了决定。

    “夫人这几日不舒服,不便待客,安公子可以在庄里随便看看。”

    翌日,心月到了白鹤院,将花容的决定告诉了安晚州。反正,就是这几天不想看见他的意思。

    安晚州无语,这是打算,干晾着他?如果她想就此激怒自己,那就太小看安家人了——“这农庄挺大,听说还有花圃?”

    心月见他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也就笑着道:“安公子想去看么?我可以带路。”

    “那就却之不恭了。”

    安晚州扇子一摇,拿出贵公子的款儿,很有风度地道。

    心月叹气,若是他昨天能这般对夫人,如今也不会坐了冷板凳。

    两人边走边说,很快就到了花圃,正赶上那些小孩子在摘花,安晚州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多小孩子一起干活儿,很是稀奇。

    “这是夫人想出来的法子……”心月见他感兴趣,便简单将花容最初的想法给说了。

    “……”

    安晚州没吭声,他是个生意人,自然知道花容这样做省了多少工钱。可是,他又不能指责花容黑心,毕竟对于这些孩子来说,摘花并不算是一件苦差事。

    所以说,这其实是一个双赢的方法。可这样的法子,又未免太大胆了些,换作是他,绝对不会想到这样的法子。

    “心月姑娘,这是今早上新摘的花,正好拿回去给姑娘插瓶,一会儿姑娘直接捎回去吧。”

    蓝盈盈如今嫁了人,说话做事比起以前有分寸的多,何况这庄里上下就没有不喜欢楼心月的。虽然是少夫人的贴身侍女,可人家从来不拿乔作势,对人始终和和气气的。

    若是有什么事情求到她跟前儿,能办的她也会尽力去办。

    所以,楼心月的人缘儿不可谓不好,甚至比起杏儿来,还要讨喜一些。

    “这位是安公子,从江州来的。”

    正好儿丁二宝也走了过来,心月便同两夫妻介绍道。

    “安公子。”

    丁二宝和蓝盈莹同声道,只是这反应,却比丁庄头要平淡的多。就好像这只是随便一个姓安的普通人,而不是来自江州安家。

    安晚州从来了容喜庄之后,就有了一种感觉,江州安家在他们眼里根本不算什么。虽然特意从江州请了厨娘,态度看起来好像很重视,可事实上完全不是这么回事儿。

    除了丁庄头对他的身份有着正常的反应,其他人看到他就跟看到一个普通人的反应差不多。他确信,这些人不会不知道安家,整个景国就算再偏僻的犄角旮旯,也都知道江州安家富可敌国。

    这些人知道,可偏偏都不在意,也没有什么人上赶着来讨好他的。

    “心月姑娘,安公子,你们随便看吧,我们还得给花上肥。”

    丁二宝指指不远处的一处花田道,那里还有几个人正等着。

    “那边儿是什么?”

    安晚州指了指远处的一座小山坡道,看到花圃里大人还有小孩儿都忙的热火朝天的,他还有什么兴致在这里赏花?准确来说,是不好意思。对着那么多嘿哟嘿哟背着花篓的小孩儿,他一个大男人干看着总觉得不是个事儿。

    心月了然,笑着道:“那边再走一段路,是夫人让人建的小院儿,大概有几十家。”

    两人继续往前,放眼望过去,一路上青石铺地,露面十分的干净,几个年纪小一些的孩子正在跑来跑去笑闹着。

    “这些是什么人?看起来,不像是山庄里的下人。”

    安晚州打量着两个跑过来的小孩儿,身上穿着丝绸做的衣裳,虽然是那种质量普通颜色也不怎么好看的次等丝绸,可这也不是下人能穿的。

    “这里住着的,都是流民,不过现在已经安定下来,且大部分都已经在这边入了籍。”

    心月耐心同他解释道,今年的水灾,想必安晚州也知道,毕竟这事儿可不算小。

    “安置流民?这不是父母官该做的事儿么?”

    安晚州觉得,这位云夫人管的还真宽,什么事儿都要插一脚。

    “流民太多,官府根本管不过来,要不是夫人,他们还不定怎么样呢!”

    说起这个,心月发自肺腑觉得自豪,正是因为夫人,他们没有冻死饿死,反而吃得饱穿得暖,甚至住上了比从前更好的房子。她心里一直觉得,夫人是个奇女子。

    “所以说,除了雇佣那些孩子,云夫人还雇佣了这批流民?”

    安晚州到底是商人,什么事情都本能的从生意的角度来考虑。很快的,他就想到了这其中的关联。

    “授之以鱼,不如授之以鱼。就算夫人再好心,也不可能养那么多闲人。更何况,他们都有手有脚,当然要自食其力。那些好吃懒做不肯努力的,庄里也不会收留。”

    倘若机会放在面前都不知道去抓,这样的人饿死也罢。

    两人随意走到一处院子前,就见院门敞开着,一个老妇人正在院儿里喂鸡,看到心月立刻迎上来道:“心月姑娘,老婆子锅里贴着玉米饼子,马上就好了,一会儿姑娘给少夫人带几个回去啊!”

    说完,放下喂鸡的盆儿就去洗手。

    安晚州在一旁看的目瞪口呆,那老婆婆说话十分随意,完全没有觉得几个玉米饼子太寒掺什么的。

    一会儿,老婆婆包着几个玉米饼子出来了,还不忘交代道:“这饼子要趁热吃,本来配着辣油更好吃,不过眼下少夫人还在奶孩子,吃不得辣……”

    心月笑着接了过来,道了声谢,抱着热乎乎的包裹,同安晚州道:“安公子,我得先把玉米饼子送回去,公子不介意的话,还请自便吧!”

    安晚州忍不住在心里吐槽,不是说身体不舒服么,还吃什么玉米饼子……

    于是,接下来他便一个人在庄里转悠起来,路过红豆院,看到私塾里十几个孩子正在念书,年纪都很小,大概只有四五岁,想必是刚刚开蒙。

    而这教书的,竟然是一个八九岁大的孩童,这孩子也十分的有趣,从头到尾绷着一张脸,很有“老先生”的风范。

    私塾里的桌子空了许多张,一看就知道有许多学生缺席。他想了想,最后灵光一闪——那些缺席的孩子,大抵都在摘花。所以说,山庄里的孩子,不看身份,都能读书……

    他就这么随处溜达了一会儿,最后回到白鹤院,脑子里对花容固有的印象已经被冲刷的什么都不剩了。

    他不得不承认,花容虽然是女人,但却有生意人的聪明头脑,更有难得的品质。

    和这样的人合作,无疑要放心的多,至少在诚信上,花容会是一个可靠的伙伴。

    “公子,吃饭吧!”

    晚饭的时候,孔方拿出自家带的碗盘,提醒还在发呆的安晚州道。

    “哦,好。”

    安晚州回神,就见桌上摆放了四菜一汤,两荤两素,分量不算大,一个人吃正正好。

    还是江州菜,肖十娘的厨艺没得说,他吃的十分满意。只是偶尔想到他心爱的玻璃盘,心里会堵上那么一下下。

    “孔方,你说她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安晚州吃到一半,到底没忍住,询问一旁的书童道。

    “不清楚,想来应该是个不错的人吧!听说只有公子的饭菜是肖十娘做的,云夫人的饭食,却是由庄里其他人做的。”

    孔方认真道,他刚来对花容并不了解,所以不能妄加评判。不过是这一天里,偶尔听庄里的下人说上那么一耳朵。

    “她这是抠门儿吧,不舍得花银子。”

    安晚州故意道,肖十娘做一顿饭,光是用料就讲究的很,就他现在吃的这顿,每个几两银子都不成。

    “……”

    孔方跟着他家公子好些年了,一看他表情,就知道他又开始口不对心了。这毛病,只怕一辈子都改不了了。

    “你要说她小气吧,她又能无条件让庄里的孩子念书……”

    安晚州良心上到底过不去,总不能平白抹黑人家。容喜庄虽小,可花容做的这些事儿,却处处透着大气。

    听说,这些流民前几个月根本就不能干活儿,有病了花容还给请大夫。

    这些事儿,就算换作他们安家,也未必做得出来。

    等这顿饭吃完之后,他清清嗓子道:“孔方,你去告诉厨房,以后不必让肖十娘给我单独做饭了,少夫人吃什么我跟着吃什么就是了。”

    孔方听了下巴差点儿掉下来,公子对衣食住行素来讲究的很,突然做出这样的决定,难道是太阳打西边儿出来了?

    不过,这话还是要传的——

    这话最后传到花容耳朵里的时候,她正抱着儿子,用布斤给他轻轻擦拭小脸蛋儿。

    “姑娘,你说安公子为什么要这样做?”

    杏儿觉得莫名,既然那安公子如此讲究,怎么突然又这么随意了?

    “没猜错的话,他应该是在同我示好。”

    花容笑着道,这家伙还真别扭。

    “那,明日姑娘见他么?”

    杏儿又问,本来花容的打算,是要好好晾他几天,也好让他彻底冷静一下。

    “不见,再过两天吧。”花容摆摆手道,然后又去逗儿子,“喆喆,娘这两天就一直一直陪你,高兴不高兴?”

    然而,喆喆只是睁着乌溜溜的眼珠儿,面无表情,什么反应都不给。

    花容摸摸鼻子,无奈的很,儿子实在是太安静太省心了……

    “公子,饭你照吃,想吃什么就让肖十娘给你做。公子是江州人,只怕吃不惯我们这边的饭菜。”

    心月将花容的话给稍微加工了一下,描述的更加温情些,毕竟两家最后还是要谈生意的么。

    安晚州听了只有苦笑,却也只能老老实实地等着。正好也趁这两天好好想想,怎么同花容谈合作的事情。

    “这事儿还要怪五哥,你说他这打探的什么消息?就好比花容收留流民这么大的事儿,怎么就只字未提?”

    又坐了一天冷板凳,安晚州觉得,他之前那么冒失,就是因为他对花容,对容喜庄还不够了解。

    “五公子是什么样儿的人,公子又不是不知道,在他眼里,这些和生意无关的自然都是小事。”

    孔方微微叹气道,安晚严,安家年轻一辈排行第,那才真正是个掉到钱眼儿里的主儿。

    “唉,你说五嫂当初怎么就会看上了他,那么俗不可耐的一个人。”

    安晚州撇撇嘴道,只是这语气里反而透着亲近,可见他也并不是讨厌五公子。

    “……”

    孔方不吭声了,其实他心里很想说——五公子为什么能得江州沈小姐青睐?

    那是因为,五公子虽然爱钱,却舍得往五夫人身上花钱。而自家公子却是相反,从来都是往他自己身上花钱。

    又过了两天,花容估摸着,这位安公子的忍耐也差不多到极限了,便施施然地把人请到了紫藤院。

    这一次,直接开门见山——“安家想同花家合作丝绸生意?”

    安晚州端端正正坐着,一听谈合作,立刻打起了精神道:“安家正有此意,如今青州几乎户户养蚕种桑,蚕丝的产量大大增加,以花家如今的实力只怕吃不下吧?”

    这一开头就先声夺人,将花家弱势的地方给点了出来。

    “说说吧,你们打算怎么合作?”

    花容好整以暇地道,安晚州说的也是事实,按照目前的发展趋势,不出两年,青州便会成为最大的蚕丝产地。但凭着花家的力量,根本不足以消化这么多蚕丝。

    “安家出人出地,花家只要派人到江州教授织染之术就行。”

    安晚州将最初的打算说了出来,这织染,自然包括纺织和染色两部分。花家这边无论是纺织还是染色,目前在景国那都是领先的。事实上,安家最看重的还是花家的月下锦配方。

    “可以,八二分成,我八你们二。”

    花容也很干脆,直接就把利益分成给说了。

    这也太狠了……

    安晚州深吸一口气,让自己平静下来,假装没有听到刚刚那句,微笑道:“咱们两家,五五分成。”

    () (泊星石书院https://www.mkxs8.com)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莫我肯顾的小说捡个王爷过日子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捡个王爷过日子最新章节捡个王爷过日子全文阅读捡个王爷过日子5200捡个王爷过日子无弹窗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莫我肯顾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泊星石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