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正文 第675章在天之灵

本章节来自于 甜蜜的冤家 https://www.mkxs8.com/392/392458/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开堂祭祖是老爷子非常重要的一个家规之一,每当重要事情他都会用这种方式去告诫上天之灵,告诫他们自己能做到什么东西,当然他怀着一种非常虔诚的这样的情绪去做,我跟他们也在一起,也算是第1次去看他们如何去开堂。

    本来之前这种东西根本就不是我去前去参加的,因为这个毕竟是他们自己的一个家族的事情,而且这种家族事情根本就不是任何人能参与进去的。

    因为本身你是个外人,你没有权利去参加,而且就算你去参加,好像你带什么样身份去做这个事情呢,好像这种东西你于情于理都不是特别合适,所以话我考虑一下,我觉得我应该在后面站着,我觉得没有必要进去。

    因为这个东西是便是别人家的事情,我虽然跟那锦堂之间有婚姻。

    毕竟这东西我还是没有完全嫁给他,在这种情况下我觉得我必须有所要顾忌,或者说我必须要遵守这些本本,这些东西该怎么遵守就必须要怎么遵守,有些东西不是你想去坚持就能完全接的。

    有些东西是你还是按照规规矩矩完成去做这样的事情,也许会更好,当这一切都来临的时候,当这些都发生的时候,你会想到这些东西。

    所有的东西并不是你想象中这么难,也不是你想象中这么困难。

    也许他们去开场开场记者的时候,我觉得我在那个时候可能真的没有必要去参加,或者说我觉得这个对我来说真的有些难度。

    因为毕竟这个身份摆在这里,你何必要去做这种事情呢,对吧,当这种事情不是你想象中要去做的事情,你就会想象。

    有些事情你可以按照这个规矩去做,有些东西你没有用必要去按照规律去做当这种东西你有更好的表达的时候。

    我觉得有些东西根本就不是一要在乎这种形式怎么去弄。

    而且更注重的是你应该会用什么方式去表达你对他的尊敬和你对他的一种热爱。

    现在在门口,我等待他们这个拜拜完的时候我再进去,这个时候我觉得好像自己进去确实是特别疼或者说是没有太多的必要。

    我觉得任何事情在这个过程中或者说会简单点会好过一定要按照坚持某种的一个东西去做饭也许可能不是特别理想。

    在门口站着,我觉得没有必要让大家觉得双方觉得特别尴尬,你毕竟别人是一个开场技术,别人只是针对自己独孤里面的人才能参加这样的活动。

    我又冒然这句话,其实这个过程是蛮尴尬的,我确实也不同意这些不必要的这种纠纷起来,而在这种情况下,我觉得很多事情大家相互的,彼此有目标默契就好了。

    这样站着无聊的等待着他们,因为我这方面很快就会出来,因为我知道今天所有事情都是很重要的,每个人都会按照这个节奏去理解,因为明天或后天或未来的事情就是很多是未知的,但是现在我们应该做的事情就是现在今天的整个体的刊物的意思意思。

    因为这个对我们来说实在是太过于重要,一个按照这个流程来说,我没有办法去完成的,更多的话那么可能会引起一些不必要的一种过程。

    我希望这个过程中大家能达到一种非常好的,能把这事情完全做好,因为我知道今天对那个人来说这是重要的。

    在站的时候突然有个声音叫我,把我差点吓了一跳,这事情是突然的事。

    “怎么不进来?快快进来了吗?赶快走到这里的时候我能去上你那,你在那里面我看看这是什么,赶快进来,有没有进来的,我们现在就等待着你,等待你赶快进来,我们这边马上就要开始了,良好的集成,这时候一定需要到一个最大的一个事情。”

    其实具体我觉得我觉得应该不太好吧,虽然他们可能可能想要我进去,或者说也应该尊重我这方面的需求,但是我始终觉得我毕竟还不是你们这样的人,如果这样这句话是不是觉得有些尴尬,或者说有些大家双方不是很好处理的事情,这毕竟我还没完完全全的进入起来嘛,这个东西我觉得还是要彼此尊重对方的一个习俗问题。

    所以的话我连忙摆摆手。

    “唉,你们去吧,你们去吧,我现在在这挺好的,你们赶快弄完的时候,我在等待你的时间都是足够的,我不需要去了,好了,我在这等就好了。”

    那锦堂他这个时候突然有些恼怒,快步的走向我走过来,而且用一种很正式的样子来看着我。

    “快过来,现在有什么好害羞的,这个我们开堂祭祖就是针对我们自己的人,你现在是我的媳妇,你昨天答应过我要跟我在一起,一辈子在一起,难道你忘记了吗?难道你觉得这个仪式很重要吗?这样如果你不觉得重要,你现在已经是我嗯那这样的人了,那你现在赶快跟我过来。”

    我突然想起昨天的事情,昨天之前我已经完全答应他求婚,我突然忘记了这一次啊,所以话我觉得好像他说这句话也是理所当然的。

    大刚刚说了那个也是很重要吗?

    这个对我来说也许这不是很重要的,因为我觉得这个事情我觉得安排这样就已经够了,因为很多事情完全就已经足够了,没有太多时间去做。

    我跟着他进去的,我觉得这种事情好吧,就这样安排吧,因为有些事情我们不需要过多的去,没有那么也没有必要过度的去利用什么,也是将来你有很多事情完全是常常碰到的,想要做些什么就是就是什么,你爱他就爱上你爱他就不爱他,那么既然他给了你这个权利,而且你希望有这样的权利。

    我跟但是进去了之后我看到整个盘口这个房间真的有两个排位,上面都写着详详细细清清楚楚的是哪些人,然后我看到了一个是其中是老爷子的父亲,其中有一个人的名字我觉得很奇怪,那锦堂到这样的父亲吗?

    当然这种东西我不可能去问的一些东西,因为一些东西就算你很好奇很不理解,但是有些东西你最好是不要去问,那么多人对你任何意义都没有,反正很多东西希望你按照自己的流程去做的起来,没有必要把很多事情搞得这么复杂,当这种事情已经成为你生活中的一部分的时候,你会觉得在这种东西你可以学会去接纳他,欢迎他和理解他。

    那在那锦堂的生活里面,他的父亲以以这样的方式一直存在着这句话,我还第1次用这样方式看待他的父亲的一个排位,而且他好像跟老爷子的父亲的排位站着下沉一点,也就是说他们还是一个备份的,所以话我觉得在这个里面的话,我看到更多的一种可能也就是说老爷子已经把那锦堂当成自己真正的亲生儿子。

    而且我敢肯定那锦堂的父亲跟老爷子完全是一种非常好的一种兄弟关系,也许他们没有血缘关系,但是从现在这种情况来看出来。

    他们应该具有一种各方面很重要的一种兄弟的友谊,要不然那锦堂怎么可能直接找到老爷子呢?那么老爷子怎么可能在这种情况下去养育他呢?

    我不知道我们之前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我敢肯定他们之间的故事应该不会想这么简单,但是这种东西又如何区分呢?

    每个人有自己的故事,你何必要去过多的去探讨别人的故事,当这个公司发生的事情,我不管任何事情,你都应该按照自己的事情本本分分去理解是最好的。

    首先是老爷子老爷子他首先点了三根香,他在三根香面前点完之后,认认真真的很虔诚的直接跪在前面,他对着前面的排位大声的说道。

    “父亲大人再少孩子今天终于可以家具一样告奶奶了,我今天正式向芙清大人正式宣布,我们的工厂就正式真正开始成立了,这是您父亲的的一生的梦想,也是孩子的一生的梦想,现在由我们下一代的人来实现这样的梦想,虽然这一天来的姗姗来迟,但是这一天真的来临了,不是吗?我们会终将本着我们的梦想不断的前进者,我知道这一天父亲等待了很久很久很久,对不起,不行我今天终于可以堂堂正正的来告诉,望父亲在天之灵保佑,我们工厂每一天都开工都顺顺利利的让父亲能保佑我们这工厂能连绵不断,一代一代的传承下去保佑工厂,每一次都能度过任何一个难关,请父亲在先在上面做这方面的保佑……”

    遇到与此说完这句话之后形成的,扣了三个响头以后再把香直接插在那个排位上,我看到这一切,我觉得真的有一种热泪盈眶的感觉,这对我来说我真的从来没有经历过那种亲人。

    我是个孤儿,我真的一从一出生开始我就没有什么生死离别,我真的没有够用这样的心情,也没有这样的情绪,我最多只是遇到过鬼哥他离开我那些撕心裂肺的感觉。

    但是要真正说一种离开亲人的那种感觉,我真的没有体会过,但是我今天看到老爷子这一幕的时候,我才觉得就算人不管到了哪个年龄,不管他的身份到达了什么样程度。

    但是他依然无法忘记的,依然要明明白白的告诉自己自己是谁,自己在做什么,自己能做什么,要知道自己应该能有什么样的能耐。

    我当这一点看清楚的时候,无论如何你永远是你父亲的一个孩子。

    当你非老苍老的时候,永远依赖着和眷恋着这一份亲情。

    老爷子完之后,他认真真的很严肃的,就直接坐在旁边,那锦堂点点头,这个样子我从那经过老爷子那这样的一种元素状态。

    而且我感觉看到他眼睛带着这某种泪花,用泪花是由然而然的,我不知道这种感觉,反正我感觉自己内心很冲动,有种无法言语的一种冲动的感觉。

    我也不敢有任何一个动作,因为我觉得公司根本就不需要这样自己,这样觉得特别的难看,一些东西就按照正常的顺序自然而来,我突然内心深处就有这种速度的感觉,有种非常尊重的感觉。

    我知道他们在整个过程中一定是在这个方面已经有过很多年的轰轰烈烈,或者说过度的一种轰轰烈烈的过程中,你应该去尊重和学会去理解和包容这种东西。

    当你无法去理解和尊重的东西的话,那么你就谁会用一种非常平淡的心情去看待它,你毕竟很多事情你根本就没经历过。

    你不知道他们这里面包含和所有的一种重要的一个含义。

    “来,猫猫我们起来,我们向我们的父亲一起告诉他们这个事情,父亲,这就是我的父亲,我以后再跟你讲这些故事,现在我们来。”

    那锦堂给我来了三炷香,以后他自己给了三注给我。

    他和我一起跪下去,我看到他公正的跪下去的动作,我就知道这种东西是必须要很严肃的认真的,而不去能有任何一个嘻嘻哈哈,其实我真的没经历过的东西,因为我觉得这种东西对我来说这么严肃场合有这么一次这么改的重要场合,我真的也没有经历过。

    但是我感觉100肯定我现在整个人的状态是完全是公共经济的,不会有任何一次的松散,完全就是按照一种就像对待着自己的真正的亲人一样去对待这个事情!

    这时候那锦堂认认真真的举着香大声的说道。

    “父亲大人,孩子今天携带着您的媳妇来一起跟您竞相,今天对我们来说是一个特殊日子,父亲大人你在那边过得还好吗?但是我告诉你,今天是我们工厂的一个重要的一个是里程碑,我们今天这样进行工厂的一个自信的一个开始,以后这是我们这一代的梦想传承,我希望这些梦想的传承在父亲的一个在天之灵的指导下一代一代传承下去,今天我们媳妇也到这来给您寄香,希望父亲能看到我们这一些性格,也希望父亲在里能有一些安慰……” (泊星石书院https://www.mkxs8.com)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那朵蝶恋花的小说甜蜜的冤家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甜蜜的冤家最新章节甜蜜的冤家全文阅读甜蜜的冤家5200甜蜜的冤家无弹窗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那朵蝶恋花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泊星石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