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正文 第十章 决裂(一)

本章节来自于 清梦时有疏萤度 https://www.mkxs8.com/357/357476/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昨天,是一道风景,看见了,模糊了。

    今天,我们离开,但终将怀念。

    你觉得永远不会变的,永远不会失去的东西,它总是会在你认为最坚韧的时候,和你的联系上出现了裂痕。

    人的关系那么脆弱,也那么坚韧。

    高一的最后一次考试和以往不一样,这次定在六月初。所有人都很重视,因为要分班。

    由于高二分文理科,所以自然就而然就会分班了。不过,引起众人高度重视的另一个原因,是要重新分实验班。

    从一开始的五个班压缩为理科两个班,文科一个班。考核的方式是六月分科考试的成绩占百分之八十,平时成绩占百分之二十。压缩成一个班,这就意味着原来五个实验班的人,会有两百多个人被踢出来,还有别的班的人可以挤进去。这对于很多人都是很大的诱惑,都说“宁做凤尾,不做鸡头”,但凡对自己有要求的人都想抓住这次机会。大家都卯足了劲想要往那里面挤。

    在我看来,考试和平时没什么区别,实际上,总是在你看不见的地方会出现一些你意料不到的事情。

    考完英语之后,回到班里,刚一坐下,原本站在一圈人中聊天的鞠宏敏一看到我,就立马来找我聊了。鞠宏敏老早就准备就文科了,和周围那些讨论上午物理题的人根本就说不拢去,就巴望着和谁聊聊历史政治。

    鞠宏敏絮絮叨叨说了一堆政治的考题之后,话锋一转,道:“丁汀,反正你文理成绩都差不多,学文学理没什么差别。不对,你数学还可以,学文科还是有优势,但放在理科班,你就啥都没了哟!”

    “得得得!”我连忙岔开他的话。好在我对历史仅限于兴趣,从来没有想要把它发展成学科的想法,透露出一点点的犹豫,他肯定得拉着我跟他一起去念文科的。

    “手鞠,你又在劝丁汀读文科了?你就这么舍不得他?”程希宇走过来。让我有些意外的是,他也准备读文科,因为他的理化学得很好。

    “是啊,难得碰到一个说话说的来的人!”鞠宏敏倒是实话实说。

    程希宇说,“不扯这个了,你们听说没?下午考英语的时候。”

    鞠宏敏八卦脸一下就出来了,“什么什么?”

    “你这么八卦,一看就是学问文科的料!”程希宇调侃他。

    “行了行了,你就别吊人胃口了!”

    “听说,靳舟考试被抓了,当时还争起来了,监考的老师直接给了红卷。”程希宇说。

    “不会吧?”鞠宏敏惊讶道。学生时代,考试作弊就是一件可耻的行为。

    刘越此时也凑上前来,“你们在说什么?”

    程希宇不喜欢刘越,再加上谈话的内容,他没有明说但却有意地压低了声音,“下午的事。”

    “我还以为是什么事呢原来是靳舟的事啊,神秘兮兮的干嘛,大家都知道了!”刘越的一副讥讽的样子,“成绩这么好还作弊!咂咂咂,要不说海水不可斗量呢!”

    “不可能!靳舟不可能作弊的!”我急于为靳舟辩解,声调比平时高了好几个度。

    “冲我嚷什么!咱班好几个跟他一个考场,都看见了,还能有假!”刘越白了我一眼,转身走了。

    程希宇见场面有些尴尬,和鞠宏敏闲扯了几句也走开了。

    我坐下来从书立里抽出一本书低头看着,想等着靳舟来了去问问他。过了好久,都见靳舟座位上空着,正当我站起来借上厕所之故,想去找找他时,靳舟从后门进来了。

    我看见他,便和他打招呼,“靳舟!”

    靳舟没看我,径直从我旁边走过去,到他自己的位置上坐下,拿出书低头看起来,全然不在乎身边的嘈杂。

    这次考试靳舟是有多重视,我是心里最清楚的。因为天气特别炎热,柯苳经常下了晚自习翻墙去“水屋”买草莓圣代,临近晚上就会给的很多,而且还有买一送一的活动。柯苳每次去吃回来都给我带一个。导致我很多次半夜起来拉肚子。第一次在厕所里听到外面有碎碎念的声音时,一下子把我的睡意激灵没了。我打开了宿舍的门,就看到靳舟穿着背心短裤站在过道里,一手拿着手电筒,另一手拿着的书,嘴里不住地念叨着。

    当时是凌晨四点,不知道是他熬到了那个时候,还是早起,反正那一幕深深地震到我了。很多年后我习惯熬夜之后,仍然佩服靳舟那惊人的毅力。

    天道酬勤,如果这样一个热爱学习而且愿意付出的人,还不被眷顾的话。我不知道还有什么样的人能成功。

    靳舟是坐下来学习了,可是我却看不进去书了。自从靳舟进来了之后我就能源源不断的听见有人谈论关于他。我不明白,平时不管是谁找他帮忙,他都没有拒绝过,他曾经无数次在周六的娱乐表演上给大家带来欢乐,那样以一个随和的人,为什么一出了事,大家就开始说他的不好呢?而且,靳舟是怎样的人,不知所有人都有目共睹的吗?为什么他们不相信他,反而诟病他了呢?

    我猛地一下站起身,旁边的鞠宏敏吓了一跳,笔都掉到地上了。

    “你们说够了没有!”

    五月考之后我位置就换了,从三三坐换到了第四组的两两坐,前面仍然是cc,两个同桌给换了,变成了鞠宏敏。靳舟换到中间去了,我得偏头才能看见他,柯苳倒是离我不太远。

    班上顿时一下安静下来,大家面面相觑,之后直到上晚自习的老师来,再没有人再讲话了。

    下第一节晚自习的时候,我去找靳舟,他一把推开我走出去了。我跟着他朝着操场走去,我叫他不理我,只顾着往前走。

    他转过身来,我们俩差点撞在一起,他往后退了几步,恶狠狠的瞪着我,用一种特别冰冷的口吻说,“要你多管闲事!”

    我愣在原地,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而他却已经隐没在跑步的人群中了。

    靳舟喜欢跑步,他说脑力锻炼和体力锻炼结合,才能保持长久的活力。

    但我记得他还说过,当身体难受时,就去运动吧,任何不适感都会不攻自破。

    接连好几天靳舟都不再和我说话,见面打招呼他也视而不见。吃饭的时候也会有意避开,有一次江培特地邀请他,想让我俩吃个和解饭,眼看着他就要答应了,一转眼看到我立马就换了一副冷冰冰的样子,然后拒绝了。

    周围的人都问我,是不是和靳舟闹矛盾了。我说没有,他们又问,你们为什么不说话了,然后我就说不上来了。

    我以为靳舟过几天就会好了,其实男生的矛盾一旦产生,比起女生之间吵架会持续得更久。只是,没想到直到分班之前,我们俩都没再说过话。

    老师们加班加点地改卷子,六月考的成绩出来得很快。这一次考试成绩都精确到小数点后一位数了。分数排得特别密集,尤其是前面的。成绩排名年级前100名到实验班,从里面抽出选文科的学生,名额往后推。一旦进入这个实验班,就意味你已经一只脚踏进了清华北大的门了。不过,到在高考之前这一切都还会有很大的变动,因为,你还有一大半的身体在门的外面。

    排名紧跟着成绩也出来了,倪乐依旧是年级第一。往下几个的位置我就看到了倪可的名字。

    虽然倪可成绩一直不错,平时排名也不差,但总是在六十几的地方晃,三不知还会晃到两百名的地方。这次没想到他们两兄妹居然在年级前十里的占了两个位置。

    吴铭笙这次是他们班的第二,不过年级排名是第24。陈驰年级第37名,是我们班第一名,我们班的第二名还排到了70多名去了,第三名就在一百开外了。中间八十几的地方我还看到了伊旎的名字,到柯苳年级里排在180多名,在班上是第6。素嫽的成绩和柯苳差不多,不过她的英语还是一如既往地高得吓人。以前从来没有注意过成绩方面的东西,现在才发现,原来这两个富家千金成绩居然这么好!要知道一中的前三百名都能上国内排名前二十的大学。

    真算是应证了那句话,“不怕有钱人有多有钱,就怕有钱人比你还努力”。

    我看了好久才看到靳舟的名字,年级300多名,排在班级第13。

    不管怎么说,在缺一门成绩的情况下,靳舟的成绩比一千一百多人的总成绩还高,已经很了不起了,英语就算只考个及格分,他也一定可以排到年级前五十,进到实验班。可是他偏偏被判了红卷,我看到他的排名比看到自己的还揪心,我看到自己的其实没什么感觉。

    再怎么替他难过也无济于事,就算我们俩没有这样不说话,我又怎么能去安慰他!

    卷子还没有讲完,实验班的名单就下来了。倪乐分到了1班,年级前十基本是一班二班对半分,以便平均实力。就这种板上钉钉的事,也爆出了两个破天荒的冷门。

    成绩排在前十的倪可居然选了文科!而原本分到二班的吴铭笙拒绝进入实验班! (泊星石书院https://www.mkxs8.com)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葛粉豆丝的小说清梦时有疏萤度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清梦时有疏萤度最新章节清梦时有疏萤度全文阅读清梦时有疏萤度5200清梦时有疏萤度无弹窗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葛粉豆丝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泊星石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