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正文 第十四章 决心

本章节来自于 陌上桑雪 https://www.mkxs8.com/238/238128/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白衣身影孤单单的站在大殿门口,任凭何人来劝都不肯离开。清竹接到伶云的传书,便急匆匆的从长白赶了回来。来的时候风雨交加,狂风暴雨之中,他便只瞧见那一抹白色身影,站在大雨之中,浑身湿透几乎透明。这般痴痴的站在雨中,一步都不肯移开脚步。

    他迅速飞下云雾,朝着帝玦奔过去,一把抓住他的衣袖就要往大殿里拽。

    帝玦此时已经虚弱的不成样子,明明面相已经惨白到吓人,可他却偏偏抵抗住了清竹的硬拽。

    清竹怎么都没办法将他拽进洞中,气急败坏的朝着他吼道,“你本就已经坚持不住如今在这般淋着雨若是着了风寒,倒是真的是大罗神仙也救不了你了”

    帝玦不做声,沉默着,低下头,浅蓝的眸子瞧着自己的脚尖,不知在想些什么。

    “帝玦!跟我进来,你何必折磨自己?”清竹焦急至极,又拿他丝毫没有办法。

    “放开。”他声音冷淡。意思已经很明白,他不希望清竹管这一件事。

    他这般,清竹也实在想不出别的办法,若是此时将他强行打晕带回长白,只怕帝玦从今往后都不会想要再见他。

    青雷闷响,刚过了一阵暴风雨,摇摇欲坠的白衣男子满脸水珠,不曾拂袖擦拭。水滴顺着他的脸颊凝集在下颚,低落而下。

    清竹清楚的知道他的身体状况已经差到极致,根本坚持不住这样的煎熬。

    伶云拉着清竹跑到角落里询问,“医神就没有什么办法劝一劝这两人么?”

    “我能有什么办法?这两人的脾气都倔的跟头驴似的,只怕不见棺材都不落泪”清竹面色无奈,也有些气急败坏,心中怒火难以平息。于是恶狠狠的说道。

    “当真一点办法都没有么?”伶云蹙起眉头,心中十分不安。

    清竹沉默一番,忽然抬起眸来,“你去长白将白止神君请来,从前的一桩桩一件件,需要他们这一群孩子自己去解决。”

    伶云听到此语,心中略微有些惊诧,她并不知晓从前到底发生过什么。郁泉幽魂飞魄散之后的上万年,她也曾经对帝玦恨之入骨,她也曾经认为,若不是当初帝玦重回魔界,做出这样过分的一步,那般狠心绝情的对待郁泉幽。或许当年的雪神便不会与世长辞,香消玉殒。

    可,上万年的光景,她眼睁睁的瞧着帝玦拼命的寻找着能够让郁泉幽活过来的方法。甚至不惜焚祭元神。

    那时,她相信,至少这个男子是真心爱她的主子。只是当年定然有着什么苦衷。

    如今,清竹却提及了白止神君,这使得她十分惊讶。

    伶云知道,此时此刻已经顾不得她多问一句,只好点头答应,准备转身离去。

    “等等”清竹忽然拉住伶云的衣袖,“请覆杭过来时,将郁泉幽那位四师姐也请来。”

    他认真的说着,伶云立即明白了他是何意,即刻点点头,从后门绕了出去。

    前殿守着的帝玦定然不会让她去寻别人来帮忙,此时便只有她悄悄溜走才能出去寻人帮忙。

    香珠玉雕,郁泉幽靠在黑暗的角落里,手中抚摸着帝玦亲手交给她的桃花埙。

    精致的手工雕刻,她不断的抚摸,心间绞痛愈加深刻。

    她将头埋在臂弯中,失声痛哭着。几乎快要窒息。

    恢复记忆之后,她便知道这桃花埙究竟从何而来,也因此更加痛彻心扉。

    上万年的某一天,她像往常一样,跟随着帝玦的脚步,再一次来到蟠桃林之中。便就是在那一天里,他曾经给了自己最想要的承诺。

    那时,她坚信她与帝玦这一生能够相守一世。

    这一天,帝玦向着往日一般,以着最温柔的姿态将这一枚雕刻好的桃花埙交到她的手中,告诉她,从前他的母亲最爱吹的便是桃花埙,这是他的珍爱之物,他既然能交到她的手中,便是说明从今往后,她便是他心头珍爱之人。

    明明明明桃花林中,他说的那样的坚定。

    成亲那日,昔日在她耳畔说过,今生今世唯她一人的少年郎却不曾穿着喜服踏着十里红妆来娶她。

    可,天界布防图失踪,南天门告突然告急,她匆匆出战,一身伤意。

    原以为踏风而来的少年会将她救出水深火海的战场,却没有想到,那人带着众位魔兵将她陷入更加不仁不义之地。天界的布防图一向握在她的手中。

    便是连当年的沐玉都不曾在她身边瞧过这布防图。可她万万没有想到沐玉在桃花埙上施了法术。深知自己脾性的沐玉,晓得郁泉幽会将桃花埙日日藏于身上。他便是这般,靠着魔界的追踪法术查到了天界布防图的所在之处。

    少年将布防图呈现在她的面前,坐在与自己对立面的战马之上,一脸高傲的瞧着她。

    这是她同他第一次南天门之战。

    当时的天界,几乎所有人都认为,若不是当年雪神为色所迷,天界不会至此地步。

    那一战之后,她曾经一身是伤,一瘸一拐的跑去离忧殿寻他。

    那人闭门不见,再见时,她已忍着一身伤意在离忧殿门外苦苦等了五天五夜。

    当她小心翼翼的捧着这枚桃花埙,几乎是恳求的站在他的面前,想要他告诉自己真相。

    可真相的残忍让她体无完肤。

    他冷笑着看着她,在她面前,亲手将桃花埙砸到了地上。玉雕的埙哗然坠地,尸骨无存。一粒粒的玉屑跳跃着,奏成一曲悲伤之谱。

    他说,“我许诺过你,说你是我珍爱之人,便如同这桃花埙一般。现如今,埙歌已焚。你也不再是我心头之人。”

    当初鲜衣怒马朝着她翩翩而来的少年何时变得如此绝情,她一点都未曾察觉。

    她哭着,不相信,曾经也认为,向沐玉这样的人,若是一颗真心付出,便不会如此反复无常,冷漠无情。

    只是她猜错了。

    那人用力的将她推开,白绸衣袖轻轻一挥,从前追逐打闹,从前琴瑟和鸣,从前你侬我侬相依为命的离忧殿便被他丝毫不留情意的毁的一干二净。

    那时,她心间的疼,便犹如山河大川溃如烂堤。

    当时的自己有多么绝望,或许那人便从来不曾知晓过。

    如今,帝玦竟然顾计重施。又一次赠她一枚桃花埙。

    一样的话语,一样的誓言,不禁让自己觉得愚蠢可笑。

    从前他怎样欺骗的自己,现如今,依然未变。

    可笑的是,她不曾觉得有何不妥,反而心中欢喜甜蜜至极。

    说到底,落到如今这种地步,全是她自作自受。

    她缓缓抬起脸来,面目虚白,红肿的双眼中再哭不出任何泪水,只是无神的盯着那桃花埙看了许久许久。

    不知不觉中,怒火从心中蔓延至全身。

    她拎着酒坛子,摇摇晃晃的往嘴中灌着。浓香的酒气飘的满屋子都是。

    一坛未曾喝干。她便已经拿不稳,摔在了地上。

    瞧着那破碎的酒罐,不知不觉中想起了沐玉从离忧殿转身离开后的自己。

    她不顾已经摔成细碎玉石的桃花埙碎片有多么锋利,满手抓着,哭着想要将它们拼回原样。

    可惜再无可能。

    满是醉意的她跪倒在地上,抓起地上稀碎的酒坛碎片,锋利的刀片迅速划开她的手掌,鲜血顺着刀片缓缓流下。

    她却似乎感觉不到任何一丝痛意。她用力的握在手中,像是这样,心中的痛意便能缓解。

    良久,她缓缓从地上爬起。

    踉跄的走到门口,衣袖轻轻一挥。

    木门吱哑一声,轻轻打开。

    守在门口的清竹神色一惊,急忙站起身迎了上去。

    里面的人直接忽略了他的身影。她一步步极其不稳的朝着外殿领着雨的白衣身影走去。

    划伤的双手,鲜血不断涌出,一滴滴沿着她走过的痕迹,在地上形成一条弯曲的线。

    磅礴大雨。

    她双腿颤抖着移动到帝玦的面前。冰冷的雨水很快将她的全身打湿。

    门前的男子满脸浑白,愣愣的瞧着她向着自己走过来,忍不住低声唤了一句,“郁儿。”

    “别叫我!”她低声吼了一句。像是嘶吼,声音却十分的轻。

    郁泉幽缓缓的抬起手来,满是血迹的素手之上像着从前那般小心翼翼的碰着一枚桃花埙。

    帝玦浑身一抖,面上不明所以,心中已经如阴诡地狱一般黑暗。

    “看来你是想起来了”郁泉幽惨笑一声。

    她并着双手,捧着桃花埙,晃着身子站在他的面前。而后,缓缓的松开手,任由那玉雕的桃花埙坠落下去。

    “啪”玉碎的声音清脆的很。也动听的很她怔怔的瞧着尸骨无存的桃花埙,面色几乎惨白到没有颜色。

    而站在自己面前的这个男子脚下似乎已有些站不稳。

    她好像从他的眼中瞧出了一丝绝望。

    郁泉幽轻轻嗤笑一声,“现在轮到我了。从前你怎样利用我,我都既往不咎。现在,我只求你离我远远的。” (泊星石书院https://www.mkxs8.com)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汴梁公子的小说陌上桑雪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陌上桑雪最新章节陌上桑雪全文阅读陌上桑雪5200陌上桑雪无弹窗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汴梁公子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泊星石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