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正文 第七十九章 身世迷雾渐散尽(五)

本章节来自于 陌上桑雪 https://www.mkxs8.com/238/238128/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她为他擦去唇上的血,轻抚过他的脸颊,淡淡笑着,“你瞧瞧,外面的夕阳景色是极好的呢。”

    她将他身上的伤口一一擦过,然后为他穿上了衣裳。

    “你这样睡着,改明日定要睡成了那千年石像了,帝玦,贪睡总是不好的…”她正儿八经的说道,眼见着他无声无息,心里便又难过起来。

    到现在她依旧还是不能相信他死了么?她呵呵笑了起来,只觉得像自己这样的人真真儿是不可理喻的。

    她牵起他的手,紧紧的握着…

    直到夜幕再一次的降临,那消失了一天的绿衣男子不知何时回到了小屋。他推开门,看见她依旧那般守着帝玦,又歇了口气,接着来到了她身后,“你还想救他么?”

    她呆呆的坐在那里,听见这几个字,心中起了一丝波澜,回过头看着他,眼神里起了一丝希望,使劲儿的点了点头,“我要他活过来…”

    “我带来一个人或许他可以救你的夫君。”

    “进来吧。”男子朝着篱笆外唤了一声。

    郁泉幽抱着帝玦手足无措,篱笆外便走进来一个穿着深色衣袍的男人。

    那男人走到了床边,看着蹲在帝玦身边的女子,低着眼眸说道,“夫人请让我将掌门带回去。”

    她含着泪水,抬起头,便看见抚孤站在她的面前,面无表情。

    “带去哪里?”她颤着声音,“你有办法救他么?”

    “属下不知道可不可以救回掌门但是属下不会放弃”

    抚孤虽然面无表情,语气却十分的坚定。

    “我我要和你一起去。”她这样盯着抚孤看,哽咽的说道。

    “不可属下要带掌门回魔界”

    郁泉幽擦着眼泪道,“魔界?你是他原本在魔界的部下?”

    “是,所以属下不能让夫人您去。”

    她紧紧握着帝玦的手,不断流着泪,“好你带他去一定一定要救活他”

    抚孤点点头,便走到床前将已经毫无生气的帝玦扶起,化作一阵紫气,从小竹屋中消失不见。

    “帝玦……”她见着他从自己的面前消失,失声叫了一声,跌坐下来。

    “姑娘莫要再伤心。”

    青衣男子只能叹一口气。

    郁泉幽呆呆怔怔,根本听不进男子的话。

    也不知过了多久,她终于开口说了一句话,“前辈。”

    却是一声轻唤。

    “我是不是就是当年穷桑的那位降雪上神?”

    平静的不能在平静的话。

    男子一怔,“姑娘为何要问我?”

    “不该问你么?”

    她反问一句。

    这回男子却是沉默不答。

    “前辈既然那么了解我和他在阴罗小镇的事。又知道我是天煞雪女,知道帝玦是圣火红莲的转世。必然是与我……母亲一样,知道我的身世,却依旧不打算认认真真告诉我。”

    她嘲讽的笑了一笑,又低低的喃喃自语起来,“不过,我也不必在问您了。本来就是吧。只是我一直不肯相信。固执的认为我只是长的像。”

    “我这一世不过是个凡人,突然知道了这么多……还真有点撑不住。”

    她自嘲着,艰难的从地上爬了起来,低着眼眸,跌跌撞撞的走出了草屋。

    男子跟在她身后。

    “姑娘要去那里?”

    “去哪里?”她重复这一句话,像是在说给自己听。

    “不知道。”

    淡漠的一句话。

    她恍恍惚惚的走着,从山上的竹屋向下走去。

    一路磕碰。

    男子依旧跟着她,一步不离。

    “前辈,莫要在跟了。”

    她停下脚步,冷冷的说着。

    身后的男子没了声响,过了一会儿像是无奈,只道了一句,“罢了,姑娘若是自己能够想明白,日后我们自然还会相见。

    沿着山中小路往下走,便可以走出玄界。

    姑娘一路珍重。”

    男子终究拂袖离去。郁泉幽皱了皱眉,继续向下走去,步子软绵绵的,颤抖了一下,绊到小路上一颗石子,腾空一摔猛然的滚了下去。

    ――――

    话说邪神即将出世的消息被九重天的诸神死死的压着了几百年。终于在冥界地狱之门打开,众鬼现世,屠了几座城后,在六界传散开来。

    各大名门仙派纷纷派人镇守六界各处通行要处,原本还算安和的六界忽然之间便变得人心惶惶。

    众神仙皆不知为何冥界的众鬼尸会突然的在六界肆意张狂起来,也不知处于中原地带上原本最为贫瘠荒芜的阴罗小镇为何会变成六界仙灵气息聚集最浓稠的地方。

    他们只知道月圆初夜,大陆的中原地区爆出了一股冲天炫光,那光冲向一处神秘的境地之中,维持了一柱香的时间便也消失的干干净净。

    各派的灵师都分分测算起那柱光芒的来历,却统统只测出了四个字,“血月即临”。

    众派之掌门人纷纷惊恐不已。

    要知道纵世大魔王,邪神炎珺归来之日便是血月横天之日,灵师所测之字无疑给众仙派一个惊天雷响。

    然而这一消息传至九重天那位至高无上的天帝耳朵中时,却又是另一番风景。

    向来勤于政务,从不偷闲的天帝听到这一消息后不知为何竟然一连十日都不上凌霄宝殿与众神仙议会。

    旁人只道说天帝也苦愁于这一条语言,寝食难安,所以龙体不佳,不得早朝。

    可事实上天帝在听到这一消息时,眼里除了那一份对炎珺要出世的焦急和烦恼的情绪之外,最多的莫过于疑虑。

    另一边,从竹山小道上跌落下来的郁泉幽滚到了竹山山脚的一处草坪上,摔得浑身是伤。

    也恰好遇见了前来阴罗小镇的云岭堂聚首商议鬼尸屠城之事的一众仙派掌门以及麾下弟子。

    “降雪仙子?”

    这时众仙家之中忽然有一人叫出了声,众人一听这名号便不自然的顿下了脚步,纷纷向方才叫出声的仙人看去。

    只见那仙人眼睛紧紧的盯着郁泉幽躺着的那一处草坪之上,抬起手指指着说道,“那不是降雪仙子么?”

    他疑惑出声,众人随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便见一女子浑身血迹的躺在窄小的草坪上挣扎着,似乎想要坐起来。

    那女子便正是这些日子里,名声传遍八荒六道,天帝亲封的降雪仙子。

    “降雪仙子怎么会在这里?”另一个人疑惑道。

    “是啊,她不是应该与长白济遥上仙在一处的么?”

    “不过,话说回来这一次的云岭堂大会为何济遥上仙没来参加?”

    一个仙人发问道。

    这一次的云岭堂大会既不是青云主持,亦不是长白主持,而是仙派中排名第三的昆仑山掌门主持的会议。

    本来他为了让会议更正式一点,便向青云的情陌岛和长白的青钟殿递了请帖。但是去递请帖的弟子回来复命时说,仙界的帝君去了九重天一时半会是不能回来的,而长白掌门与掌门夫人自从去了蓬莱参加了蓬莱小公主云歌的生日宴后至今未归,也怕是来不了云岭堂。

    于是他便只好带着身后一众仙家先来了云岭堂,却也是没有想到在这阴罗小镇的郊外遇见了济遥的那位未婚夫人?

    “沦惑上仙?”有人叫了一声。

    正思考着的昆仑掌门被唤回了现实之中,皱一皱眉头道,“济遥上仙……至今未归长白。”

    “未归长白?那么必定是与他夫人在一起了?只是……这降雪仙子躺在这里,旁边也没有济遥上仙的影子啊?”

    “是啊……不过你看这降雪仙子……怎么浑身是血?是不是出现了什么事?”

    “这阴罗小镇诡异的很,说不定她受这洋重的伤与这小镇里的出现的异事有关。”

    “沦惑掌门…我们不如过去看一看?”

    一众人围着沦惑提议道,却没有一个人率先跨出脚步。

    为什么呢?却是因为近来魔道之人频频装作被鬼尸重伤的无辜之人出现在仙家中一些小门派的门前引诱仙家弟子,然后将他们带入设下的幻觉之中,一举灭门。

    这样的惨案已经发生好多起了,众仙家自然有了阴影,看到郁泉幽浑身是伤的躺在草坪上,心中自然存了些疑虑。

    “过去看一看吧,我们这么多人,若是谁发现了什么异常,便立刻说出来。”

    沦惑说着,便率先向郁泉幽走去。

    众仙家见他这样做了,便也匆忙跟了上去。

    躺在草地上挣扎了半天还是没有起来的郁泉幽透过眼角余光看到那一众人走了过来,终于左手称上了一点力气,慢慢的从地上坐了起来。

    面无表情。

    她没等那一众人走到她身边,便已经凭着自己的力气站了起来,跌跌撞撞的就要离开。

    沦惑见她要走,便出声唤了她一声,“仙子留步。”

    她皱了皱眉头,顿下了脚步。

    沦惑见她顿下脚步,便继续说了下去,“仙子为何受了这么重的伤?”

    眼角余光里,她看到向她询问的那一人的影子。他有些清瘦,穿着一身标志的昆仑仙袍,腰间似乎还佩戴着一支青色的长笛。

    她想,这人大概便是昆仑的掌门沦惑了。

    不过她并不想回那人的话,便又自顾自的向前走去。 (泊星石书院https://www.mkxs8.com)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汴梁公子的小说陌上桑雪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陌上桑雪最新章节陌上桑雪全文阅读陌上桑雪5200陌上桑雪无弹窗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汴梁公子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泊星石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