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正文 第六十六章 奈何情深与不缘浅 (四)

本章节来自于 陌上桑雪 https://www.mkxs8.com/238/238128/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但这样的诧异只是停留在众人脑海中一会儿便转眼消散云烟。

    众人的确知道这长白掌门济遥是个上仙,却从来不知道他的实力究竟有多厉害,因为从来都没有人真正见识过他的法术,也不知道他的修为究竟有多强大。

    称他为上仙不过是因为他只是统领里仙界的一系仙派罢了,说不定这人早就成了上神阶品的神了,只是他们这些小神仙不知道罢了。

    事实上,便真的是这一众的小仙不知道济遥的真实身份罢了。

    帝玦将还处在发蒙状态的郁泉幽带到了一处安静的地方。

    她的手腕被他捏的很紧,她搞不懂这男人究竟在做些什么,为何突然便将她从宴席上带了出来?

    青丛红朵,他将她锁在蓬莱那烘漆白墙的小角落里,眼里带着的炽热似乎染着一层浓浓的醉意。

    “帝玦,你发什么疯?”

    “你就这样想离开我?”

    她再一次惊诧,这男人莫不是会读心术?怎么又猜到了她的心思?

    “我便是想离开又怎样?难不成要被你一辈子锁在青钟殿里么?”

    他将手撑在后方的墙壁上,慢慢的逼近她,“郁泉幽,我说过,我没有将你当作任何人!”

    “够了,帝玦!我不想谈论这些。”

    她蹙着眉头,极想要将他推开。

    “呵”一声轻笑从他的嗓间流出,他终归还是失落的将她放开。

    那一瞬间,她甚至觉得他身上的寒意可以将人冻死。

    她靠在墙上,没有动弹。一时间空气便犹如凝固了一般。

    “师父?”不知是从何处,忽然的便传来一声软软的叫唤声。

    郁泉幽低头一看,便发现一个穿着墨色衣袍,才到她膝盖前的小孩儿正站在她与帝玦中间,一双黑溜溜的眼眸盯着他的师父瞧。

    “师父,你怎么了?”这声音软糯糯的男孩儿便是那日在琼浆殿后花园里瞧见的帝玦抱在怀里的小娃娃。自那日之后,她便没再看见过这小孩儿,青钟殿里也到处找不到他的身影,怎么如今却忽然的出现在这里?

    这小孩儿严严谨谨的站在那里,乍一看却像是一个缩小版的帝玦,浑身也是浑黑的衣,单调的很。

    帝玦没有理会这小孩儿,只是愣愣的盯着她身后的那一面白墙看。

    “师娘您惹师父生气了么?”小孩儿见帝玦不理她,便转过头找郁泉幽搭话。

    听到这小毛孩儿称她为师娘,心里便又堵得慌,“谁是你师娘?”

    她这样急急的说了一句,便从那角落中落荒而逃。

    浑浑噩噩的溜到了蓬莱的宫殿里,她一个人漫步着。

    “泉幽?”

    熟悉的叫唤声,郁泉幽停下脚步,在空荡荡的宫殿里张望着,便只看见穿着长白弟子服饰的元影从远处走来,身边自然跟的是一月未见的元玉。

    他二人一见到郁泉幽便作势要跪下。

    “你们这是作甚?”在他们差一点跪下时,郁泉幽急忙的扶住了他们。

    “求夫人救命!”元影抬起头,她才发现这样一个铮铮男子此时却是红了眼眶,似乎已经走投无路。

    她皱了皱眉头,便忽然想起自己答应过这二人要帮他们拿到长白千年圣果的事情,立刻晓得他们此次来寻她的理由。

    “我知道你们寻我的意思,只是莫要唤我夫人。”

    她如今一听到别人喊她夫人便浑身的不舒服。

    “好”

    “可是家里来了信,伯母病情是十分危急了么?”

    “是,家里唯一一位看护家母的仆人说,家母快坚持不住了。”

    元玉掉着眼泪,带着涩意这般与她说道。

    “我如今并不是你们掌门的弟子怕是不能通过这样的方式拿到千年圣果”郁泉幽托着下巴思考着。

    她忽然想到,今日里留守在长白的弟子极少。或许,今日,那长着千年圣果的林子的看守也会松懈一点,“你们二人可知道千年圣果的所在之地?”

    “知道。”

    “那好,今晚长白来赴宴的这些长老们都会宿在蓬莱岛。今晚亥时,在烟晶殿门口,我们一起回长白,盗取千年圣果。”

    “盗取?”元影显然犹豫了一下,“可私闯长白禁地是大罪啊”

    “莫要管这些莫须有的罪名了,到底是你的娘亲的命重要还是做一个守礼却不守孝的儿子重要?”

    她这般询问着,元影只觉得极有道理,便点头应了她的说法。

    只是当元影还想说些什么时,这空空的殿道的转角处便忽然传来了几人说话的声音。

    他二人便匆匆的向郁泉幽道了谢,快速的离开了这里。

    而正当郁泉幽也准备离开这里时,却忽然的便感觉到自己的脖间一痛,脑袋传来一阵悬疑感,眼前便一黑,倒地晕了过去。

    浅黄色的身影倒下去,身后那一抹大红色的衣角便彻底的显露出来。

    长相妩媚的男子,勾着丹凤眼,看着躺在地上郁泉幽,微微的勾起唇笑道,“我们终于再一次见面了。”

    ————

    “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其世家。

    桃之夭夭,有蕡其实。之子于归,宜其家室。

    桃之夭夭,其叶蓁蓁。之子于归,宜其家人。”

    一片桃林。

    梦里的她忽然看见了一片灼华之景。

    她看见一个只有九岁大的小女孩儿正跌跌撞撞,东倒西歪的,向桃林走来。

    虚空的自己并没有被小女孩发现,径直从她的面前走了过去。出于好奇心,她便一路尾随着女孩,却发现女孩好像迷了路,在这桃林之中到处乱窜着。

    她静静的在一旁看着,桃林之中的桃花微微杨扬的飘转着,突然不知从哪里来的一阵风将那小女孩儿向远方卷去。

    她心中一着急,正欲施展轻功向前飞去,却发现自己已经随着那阵风,向女孩儿被卷走的方向飞去。

    只看见那女孩儿快速向前飞行,撞到一棵桃树,才从半空中坠落下来,“哎呦……”她被树撞到额头,疼的龇牙咧嘴,便使劲的揉起了自己的额头。

    她轻轻勾起唇,仔细的看了看那孩子,却发现孩子右手手心处,好像也有一朵与她手心中一模一样的梅花花瓣,不由得一惊。

    待女孩将揉着额头的手放下后,仔细看她的额处,竟发现她也同样拥有一个与自己一样的梅花一般的印记。

    她颤抖起来,心里没由来的兢战,便又认真细看了女孩儿一眼,只觉得犹如虚境般的不真实,这女孩儿竟和小时候的她一模一样。

    正当她震惊不已时,林中忽而传来了一阵美妙动听的琴声,女孩十分好奇,便顺着那琴声的方向寻去。

    没走几步,就发现一个白衣少年坐在一潭清池旁,抚着一把琴,琴声悠扬,他不过十二三岁的模样,可那年轻的脸庞上却毫无稚气,精致五官犹如雕刻之物一般,白如凝玉的手指,轻轻挑着琴丝,表情淡漠疏离。

    她只觉得这场景十分熟悉,却就是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她簇一簇眉头,愈加想要看看后面发生了什么?

    女孩听着那少年弹着琴,听得入了神,她从怀中掏出一支类似笛子般的东西,贴在唇上,缓缓吹着,跳动的笛音融入少年的琴声中。

    那曲美如仙音,娓娓动听。少年好像很是惊讶,停下弹奏,转过头来看着那女孩。

    女孩儿十分活泼,露出甜甜的笑来,“你若不介意,我们合奏一曲如何?”

    淡漠的少年只是轻轻点了点头,没有说话,却将身体转了过来,开始弹琴。

    女孩赠与他一个善意的笑容,便又将唇贴在笛子上,吹了起来,悦耳的声音,从两种乐器中流动而出,他们十分有默契的合奏着,那乐音清耳悦心。

    少年越抚越快,女孩儿也随着他的琴音越吹越快。终于“咚”的一声,一个破音,悦耳的音嘎然而止,而那音留下的余味却能绕梁三日,久久不得散去。

    女孩儿因自己不小心吹错了,因有些不好意思,见少年在看她,便俏皮的吐了吐舌头,向少年走去。

    少年低下眼眸,温柔地擦拭着自己的琴。只因半响未再听到女孩的声音而缓缓抬头。女孩儿却不知从哪里突然冒出了身影,“我叫郁泉幽,称号是降雪,你呢?”

    降雪?听到这个称号,她轻皱起了眉,降雪是谁?为何她的名字竟然和自己的一模一样?

    少年抬头淡淡瞥了她一眼,便快速低了下去,只是这次却出了声,:“名帝玦,号逍遥。”

    少年说话时,郁泉幽耳边便想起了一阵鸣叫声,使她根本没有挺清楚少年在讲些什么。

    少年似乎不太愿意和女孩说话,但是女孩却一点也不介意,“那我日后叫你玦哥哥吧?看你这般,好像已有十几岁了吧,我比你小,我才九岁哦!”

    当女孩喊着那少年的名字时,又一次的鸣叫声在她耳边想起,之后,就像这个梦境故意不让郁泉幽听到少年的名字一般,每当她想要认真听清楚时,耳边要么什么都没有,要么就是一阵刺耳的鸣叫声。 (泊星石书院https://www.mkxs8.com)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汴梁公子的小说陌上桑雪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陌上桑雪最新章节陌上桑雪全文阅读陌上桑雪5200陌上桑雪无弹窗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汴梁公子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泊星石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