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正文 第三章 青衫墨衣念中执

本章节来自于 陌上桑雪 https://www.mkxs8.com/238/238128/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第三章



    她的娘亲是一个极美的人,做事细心人又温柔。从小对郁泉幽便非常的严格,却又极其疼爱她。



    她们的日子,虽然很穷很苦,娘亲却将她教的相当好。娘亲教她识字,教她弹琴,教她武功。在她心里,娘亲是一个什么都会的人,是这世上最好的人。



    她的娘亲是江湖上有名的怪侠,颜七娘这个名字到哪里都是具有威慑力的名字。可如今娘亲却以那样的方式惨死离去,她不想接受这样一个事实,她不相信娘亲竟然就这么死了。



    她靠在床上,盯着窗外的一片黑色,眼泪溢满了眼眶。



    “让姑娘久等。”一声悦耳之音传来,狐墨再次推开了格门,走了进来。



    郁泉幽急忙抹去眼泪,勉强勾起笑道,“无妨。”



    “你……没事儿吧?”他见到她慌乱的样子,从怀中掏出一块帕,温柔的说道,“擦擦。”郁泉幽迟疑了一下,接过帕子,说了声谢谢。



    “姑娘为何哭?”



    “没什么。”她忍住了伤感的情绪,声音有些低落,背部的伤口隐隐作痛,就如她现在的心一般。



    “这是姑娘要的药材,姑娘可以看看。”他见郁泉幽不想多说,便适时地转开了话题,从袖中拿出一包药材,走到她的床前说道。



    她接过那包药材,心里藏了些感激之意,“多谢公子。”



    “姑娘的伤甚是严重,若是要用这些药做些什么,最好等伤好些了在做。”



    他坐在床对面的紫檀椅上,用手掌轻轻撑起了头,慢悠悠的说道,似乎知道她要拿这些药做什么似的。



    郁泉幽并不惊讶。这样的配药,就算没有医理知识的人都会知道配出的究竟是什么功效的药。



    “多谢公子提醒。”不过对于他这样的提醒,郁泉幽还是心存感激的。



    “即是这样,姑娘便好好休息,我便先走了。”他点了点头,便转身离去。



    身后的郁泉幽并没有吭声。



    只是当青衣公子走出了桂花幽香的厢房,关上那红阑格门的那一瞬间,精致的脸上占满了忧伤。



    他轻轻喃了一句,“我是寻到你了,却又比他晚了一步……”



    狐墨在门口站了许久,最终拂袖离去。



    厢房的郁泉幽一直看着那映在格子门上的人影,心中是有些疑虑的,这狐墨为什么要在门口站那么久?



    狐墨,狐墨,她在心里念叨了两声。青云山帝君……她的脑海里忽然跳出这个词,这让她怔了一下,青云山这是什么地方?帝君又是谁?



    为什么她会想到这些?



    一种古怪的感觉涌上她的心头,那种感觉让她有些不舒服。



    她使劲儿的挥去那种感觉,等到平静了一些,便拿着那一包药草小心的下了床,拿了桌子上的碎花水壶,将其中的水倒掉了一些后,便悉数将草药放了进去。



    接着她将插在发髻里的一根木簪拔了出来,拔去了簪头,里面便出来一个类似小锤的东西。



    她用着那根簪子将壶中的药草撵压成细碎的小块,接着再逼掉了些水,磨成粉末后,再次放回了装药的油皮纸中包了起来。



    虽然这样的迷药做的非常简单,可能会药效不好,但是她在其中加了一份天茄花,药力还是很足的。



    做完了这些,郁泉幽望了望窗外,那黑绸一般的夜十分静谧。



    她定了定神,握紧了拳头。



    黑暗的夜掩藏着危机四伏的杀机,是寒冷的冰刃无法抵挡的煞意。



    第二天清晨,当郁泉幽从焦虑的不安中醒来之时,桂花香依旧飘满整个房间。



    她从床上坐起来,看着外面的景发呆。太阳不知何时已是高挂天空,绚烂的阳光,洒在大地上,反射到她的眼睛里,一片金芒。



    她下了床,扶着床栏站了起来,缓慢走向那格子门,推开走了出去,外面一片明黄,是她触不到的阳光。



    这里是凤岳客栈的别楼处,以前娘亲在这里做事时,她曾来过一次,那时虽然年纪小,这里的景象她却还依稀记得。



    别楼厢房的特色就是有一个独立的花园,只有特别有钱的大户才住的起,她猜想着狐墨的身份,大概他是什么地方的商家富豪,又或者是江湖上有名的人士……



    她走到花园中央,正准备离开这里去大街上买一些东西,却忽然听见一声尖叫,那声音刺耳的很,像是从她头顶传来的。



    她抬头往上看,一个巨大的人影向地上砸来,她惊叫一声,只听见一声惨叫,“哎呦,我的腰啊!”的鬼哭狼嚎声,那人摔在了地上。



    郁泉幽目瞪口呆的看着那个把地上摔出一个洞的人,咽了一口口水,那人从洞里爬出来,一脸痛苦的揉着她的腰。



    她才看清那人的面容,这人是个长相甜美可爱,有着一双超大的水灵眼睛的姑娘。



    那姑娘一看到郁泉幽,便像是看到救星一般,朝她狂奔而去。



    郁泉幽本能的让了开来,女孩儿便像离弦之箭般冲了出去,脚下没站稳,又摔了下去。



    泉幽嘴角微搐道,“姑娘,你……没事吧”女孩儿趴在地上,似乎摔的很严重,听到她的声音,居然伏在地上哭了起来。



    郁泉幽慌了起来,这姑娘不会是因为她方才让开,害得她摔倒而哭了吧?



    她急忙对她说道,“姑娘,我刚刚不是故意的,你没事吧?”哪知那姑娘听到郁泉幽这么说,哭的更凶了。



    她蹲在地上,拍了拍女孩儿的肩,“姑娘,别哭了,我向你道歉就是。”



    女孩儿却忽然一个鲤鱼翻身,转而用力抱住她,扯痛了她的伤口,郁泉幽痛得龇牙咧嘴,“姑……姑娘你怎么啦?”



    “呜呜……主子,我终于找到你了!”主子?这一声唤让郁泉幽觉得莫名其妙。



    不过见女孩儿哭的伤心,她便没有说什么,也许是这姑娘是认错了人吧。等女孩儿逐渐停下了哭泣,她才道,“姑娘怕是认错了人,我不是你的主子。”



    “不可能,我怎么会认错我的主子?”女孩儿抬起头来,泪珠还挂在眼边,“主子,我是伶云啊!我的记忆力可是八荒六道中最好的,怎么可能会认错你呢?”女孩儿说的郁泉幽一头雾水,她无奈的说道,“姑娘可否先把我放开,我身上有伤,实在经不起你这样抱着。”



    “主子你受伤了?”女孩儿似乎惊讶之极,立即放开了她,随后又非常关心的问到,“你怎么受伤了呢?”



    她叹了口气,“姑娘我实在担不起你这一声主子,我姓郁,你不如唤我郁姑娘吧。”



    “可是……你的确是我主子嘛……”女孩儿用着绵羊音和郁泉幽说话,让她冷不丁的打了个寒颤,她有些不耐烦,瞪了那姑娘一眼道,“姑娘,我真的不认识你好吗!”



    女孩脸上竟然显现出一些委屈的表情,然后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声音有些刺耳。她蹙起眉,把耳朵遮上,站起来朝后退了几步,看着女孩儿哭的那么伤心,感觉好无语。



    “郁姑娘。”这时有人唤了她一声,郁泉幽回头一看,便见狐墨依旧穿着一身浅色,向她慢慢踱步而来。



    “狐墨公子。”她望着他,点头微笑着。



    “你的伤可好些了?”他关心的问道,脸上的笑容十分的温暖。



    他走到郁泉幽身边,只是当看到跌坐在地上的那个女孩时,笑意突然嘎然而止。



    那姑娘看到他,脸上立刻露出兴奋的笑容,“帝君,你也在这儿?”



    狐墨没有说话,只是紧紧地盯着那个姑娘,郁泉幽有些疑惑,瞧着他们俩,轻声问道,“公子认识她?”



    他半响没说话,听到她这么问,才嗯了一声,然后将那位姑娘从地上扶起来,对着郁泉幽说道,“她叫伶云。”



    他看着她,神情有些期翼,似乎盼着郁泉幽说些什么。她并不懂他的意图,并没有做声。



    那位伶云姑娘却开了口,“帝君,主子她不认识我了,你快帮我跟她说说呀,我是伶云呀!唔唔……”  



    他忽是捂住了姑娘的嘴,然后看着郁泉幽道,“姑娘,我有些私事需要处理,便先走了。”



    “哦……”看到她点头,他便拖着那位伶云姑娘走了。



    “这俩人怎么都那么奇怪?”郁泉幽嘀咕着,走进客房将昨天晚上打包好的行囊背到了身上,变准备往外走去。



    她将娘亲的翡翠镯子戴在手上,拖着还有些病痛的身体往外走去。



    只是刚刚踏出了门,手上的镯子便忽然闪闪发光,泛出幽绿的光芒,在空中反射出一个光障,晶莹透亮。



    她被这景象吓了一跳,看着那些光障,那乳白纯洁的光芒逐渐让她痴迷。



    她用手指轻轻去触碰那些光芒,指尖触到一片冰凉,接着是柔软无形,郁泉幽发现那光障里似乎还有另一个世界,便摸索着踏了进去。



    周围的景慢慢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山清水秀,绿阴笼罩大地,溪水缓缓流淌,奏出美妙的乐音。这一切的一切竟让她觉得莫名熟悉。



    她站在山顶之上,俯瞰大地,惊叹这美丽,山间雾气缭绕仿若仙境。



    忽而从远方传来几声悠扬萧声,跳动的乐符盘旋在她的耳边。



    不知怎的,心猛然一痛,有一种窒息了的感觉。郁泉幽寻着那萧声向山间雾岭走去。



    映入眼帘的是一片淡簿之色,郁泉幽走着,心情愈来愈沉重,那箫声之中蕴含着的忧伤让她十分好奇,吹箫之人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人?



    为何这首曲子那么悲伤,而她好似能理解这种悲伤一般,心也牵扯着痛。



    她走着,前方忽然出现一片纷飞飘然的桃花林,而那箫声中的悲伤,亦是愈加明显了。刺得她全身发麻,晃神中猛然止步,却发现自己已经走到了桃林尽头。



    那箫声忽然止住,呈现在她面前的是一片静湖,飘散着片片桃花,风凉之处,站着一抹身影。



    郁泉幽想要看清楚,那身影却又飘渺无比。她挑了离那身影最近的一颗桃树,施展轻功飞了上去,站在较粗的枝干上,却依旧只能看到一个背影,一个墨发披在后方,穿着青墨色的锦袍,有些落寞的身影。



    郁泉幽静静呆呆的看着那个背影,箫声再次响起,她失了魂魄。



    箫声忽是凌厉起来,她徒然感到有一股波气向我冲来。



    郁泉幽失声惊叫,脚下一滑,便从树上落了下来。



    她紧闭着双眼,正等待着与大地来一次亲密接触。



    这时一股清香飘至她鼻间,郁泉幽感觉到自己落入了一个温软的怀抱。



    她轻轻睁开眼,目光便立刻停留在那一张绝世倾城的侧颜上,呆滞入神。



    清风微抚,转眼间,郁泉幽便已稳稳的站在了地上,而对面的男子亦盯着她看,神色似乎有些震惊。



    她望着那一张脸,英气逼人的五官清晰而立体,一袭白玉色的衣袍将他衬得亲近又疏远淡漠,一双墨瞳如同浸在水里的黑水晶一般,眼角微微上扬。



    从他那黑得深无尽底的眼中射出柔和的光芒以及一丝丝郁泉幽看不懂的情绪。



    男子白皙光洁的脸庞透着与那眼中温和之气截然相反的冷峻,身后飘逸墨发垂至腰间,不扎不束,自由傲气或是孤独冷漠又或是平和淡然。



    郁泉幽盯着他的颜,心中有种刻苦的疼痛。忧伤的气息在他们之间莫名的蔓延。



    他看着她愣然许久,那炽热的目光似乎包含了许多情绪。



    “公子可是吹箫之人”郁泉幽脱口而出,打破这沉闷的气氛。



    那男子慢慢收起所有情绪,淡漠的看着我道,“是。”低沉磁性的音流淌出来。



    他转过身,背对着我,声色冷淡,“姑娘为何会来这”



    郁泉幽盯着他的背影,“我是被你的萧声引来的,公子的萧声太过忧伤,我便情不自禁的寻过来了。”



    她解释道,心神全权被那莫名而来的伤感和痛苦锁住。



    “你……打扰到我了。”男子又说了一句,语气冷了三度,也不等她再说几句,便御风而起,飞向湖对面,墨衣飘荡起来,背影苍凉孤独。



    “喂!等等!”郁泉幽在他身后喊了一声,可男子却像是没听到一般,转眼就消失了身影。



    郁泉幽看着已是空空如也的湖岸嘀咕着,“这人真奇怪。”



    她蹙起眉,娘亲的玉镯为何会放出这样的光障?难道之前她在树林里遇到的那一胖一瘦所说的宝物便是娘亲的手镯吗?



    郁泉幽看着那镯子,又环顾了一下四周的环境,光障这边怎会连着这样一个她从未见过的世界,刚刚的男子又是谁



    郁泉幽有太多问题想要知道,可却无人可问。



    正当她想着这些事情的时候,周围的景象忽然变幻了起来。不一会儿的时间里,她便再一次回到了凤岳客栈中。



    而那一片零落的桃林也消失的干干净净,仿佛她什么地方都没有去过一般。



    她的心中那一股刻骨的心痛依旧留有余味,可那男子的身影却早已荡然无存。



    她愣了许久,最后强迫自己清醒过来,现在还不是想这些事情的时候。



    如今最主要的事情是寻出杀害娘亲的凶手。想到这里,她便背着行囊走出了客栈。



    而在她身后的丛林之中,狐墨目睹了她消失又重新出现的全部过程,眼眸之中的伤意也愈来愈明显。



    原来,有些缘分真的是自己无法改变的,有些人是他注定错过的。



    前世是如此,今生也不会有任何改变。



    此时的郁泉幽并没有想到,会有一个男子因为遇见她而感谢上苍,又因为错过她而怨恨上苍。



    郁泉幽走出客栈,满脑子想的都是桃林里遇见的那个男子,只是见到他一眼,她竟然已经对他有一种魂牵梦绕的感觉。



    那种熟悉至极却又无比陌生的感觉让她无法冷静下来。



    她在小镇上寻了一家布衣店,买了一套夜行衣后,便匆匆向溪川赶去。今晚她要夜闯溪川林府。郁泉幽猜测着此时杀害她娘亲的凶手一定还在溪川。



    至于为何她要这样猜测,全是因为溪川的糊涂官老爷林权月,这个林权月向来不会管事,只要不是牵扯到他的事,就算是天大的案子,他也绝对不会插手管理。



    而如今他既然会插手娘亲,张爷爷以及毛婶被杀的这一件事情,便说明有人找了他,并且以不小的代价要林权月抓住她。



    既然是要陷害她,那么没有看见她进了死牢,想来那些人是不会甘心的。



    想到这些,她便加快了脚步。



    罂粟小镇的后山有一条通往溪川的近路。从那里走很快便能到达溪川,但是郁泉幽走这条近路时却花费了不少时间。



    这幽静小道不知是被何人做了手脚,道路上都是碎石,极难行走。



    当她赶到溪川时,天空已经铺上了一层血红色,那是一抹不平凡的颜色。残阳缓缓的迈着脚步向地平线走去,逐渐的天空染上了灰蒙蒙的夜。



    她在溪川城外的荒野上等待了许久,等着夜色降临,等着漫天的星辰闪烁在墨色之中,才慢慢靠近城脚,从无人的一角翻身而上,飞走在屋檐之间。



    今晚的夜太不平凡,原本该十分热闹的城镇如今却异常的安静,犹如一座死城,似乎编造了一个巨大的陷阱要将世界吞没。



    郁泉幽心中十分疑虑,这般的情景让她怀疑这城中或许有诈。她小心翼翼的踏在青砖瓦上,寻到了林权月的府宅。



    此时的林宅也是一片寂静,寂静的让人直冒寒意。她迟疑了一下,最后还是决定闯进去,因为不管是不是个陷阱,她都必须进去,否则便无法知晓追杀她的究竟是何人。



    她踏进了这漆黑的宅子中,逐渐在里面摸索着,正当她要潜到林宅的主屋里时,脖颈之间忽然一痛,莫名的失去了意识。



    郁泉幽瘫倒了下来,在她的身后一个黑衣人黑漆的眸中闪过一抹恶毒,随后他抱着她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不知去向。



    郁泉幽再一次醒来时,发现自己被绑在一个木柱上,脚下被铺满了火柴堆。而在她面前的是溪川的老百姓,所有她认识的不认识的,该来的不该来的全都来了。



    他们每一个人都举着一把火把,一脸怨恨的瞧着郁泉幽,似乎有什么深仇大恨。



    她一头雾水,实在弄不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她知道会有陷阱等着她,但是却没有想到会被这样的捆起来。



    “杀了这个妖女。”这时不知是何人在人群中喊了一句,在场的所有人便也都喊了起来,他们各个带着十分的怒意冲着她吼道。



    这样的场景不免让她心寒,为什么会是这样?



    到底她做错了什么,让这个小镇的人如此的恨她?



    她不懂,但是她清楚的知道自己不能死。如果她死了,这一切便会随着她的消失而瞬间掩埋,这并不是她要的结果。



    她开始挣扎,使劲的挣扎。额前的那一朵梅花也忽然变的妖异起来。



    当那朵妖异的花魅力绽放时,眼前的那些小镇的人们一个个便都想发了疯一般,纷纷将自己手中的火把扔到了那一堆火柴上,大火顺势燃烧起来。



    郁泉幽慌乱了起来,那火的灼热让她十分的不适,她不停的扭动着身体,希望可以离开这里。但是绑在她身上的也不知是什么绳子,即使她用尽内力也无法将它挣开。



    就当她一筹莫展快要绝望时,一个墨色的身影从墨色的夜空中出现,飞快的冲进火光之中,将她身上的绳子一刀劈开,用力将她拉入怀中,带着她飞了出去。



    又是那一股熟悉的清香,郁泉幽趴在他的怀中,心中波澜不定。



    这男子便是之前一次次救她的那个墨衣人,可他究竟是谁?为什么要一次次的救她呢?她还在方才那一场盛大的火焰里无法回神,静静的依靠着那男子,不言不语。



    直到那男子将她带到一片安全地带后,她才缓缓开口。



    她看着那依旧蒙着面的的男子,心中十分的不解,“你究竟是谁,为什么要救我?”



    她脸色惨白,紧紧盯着那男子,眼眸一动不动。



    那男子沉默了许久,最后将遮在脸上面纱取了下来。



    面纱后,是一张让郁泉幽熟悉至极的脸,竟然是他!



    那个她在桃林之中遇见的男子…



    “姑娘这样看着我做什么?难道是想以身相许么?”他用极为轻佻的语气对郁泉说道。



    她原本苍白的脸上突突的多了一丝红晕,立刻将目光从他的颜上移开,有些冷漠的说道,“总该是要谢谢公子救我一命,不过并不是要以身相许。”



    “呵~”他轻笑一声,那双魅惑人心的眸子直勾勾的盯着她看。



    忽然他将她压在后方的树干上,“姑娘未免太不近人情,我可是为了救你受了伤。”



    郁泉幽被他压着不得动弹,瞪了他一眼道,“你这人真奇怪,之前在桃林之中对我冷冰冰的,如今怎么突然这幅样子”



    “我向来这样,姑娘怕是遇到了一个怪人……”



    “喂!你放开我!”她的身边萦绕着他的气息,心跳不由得的加快。



    他笑着向她慢慢靠近。



    郁泉幽瞪大双眼,看着那张祸国殃民的脸离她越来越近,顿时觉得自己的心跳快要停止了一般。



    就当他的鼻尖离她的鼻尖只有一厘米的时候。



    他忽然停住,脸上的表情立刻变得严肃,“别动,有一群人就在我身后,正拿着弓箭对准我们,你要是不想变成马蜂窝就最好听我的话!”



    郁泉幽看着那张放大的颜,不由得咽了一口口水,然后轻点了头,继续与他保持着这要死的暧昧姿势。



    时间仿佛在那一刻停止,林子中忽然宁静的下来。



    然后继而的一秒之内,他抱着她迅速转身,双手轻轻抬起,衣袖一挥,只听见几声惨叫。她便看见那些躲在树干后的黑影全都倒在地上,没有了声息。



    待到落地站稳,郁泉幽已经惊愕至极,虽然已经见识了此人的武功之高,但她依旧无法置信…



    男子将郁泉幽搂在怀里,见她半天都没动静,玩味笑道:“怎么在我怀里呆的这么舒服,都不舍得离开了吗?”



    她立刻清醒过来,因这样的姿势而羞红了脸,急着从他怀中退出,再次换上僵硬的表情说道,“公子请自重。”



    男子轻声笑着,润色的声音格外好听。郁泉幽看了一看这周围的环境,又想起方才城中的景象,便抬脚就往溪川的方向走。



    娘亲的事情还没有查清楚,她绝不能因为那些溪川的人们要杀她而不回去找线索。只是她刚刚踏出一步,手臂便被人用力的拉出。



    她回过头,那男子便一脸严肃的看着她道,“你还要回去?不要命了吗?”



    郁泉幽有些冷漠的说道,“公子,此事与你无关。”



    “既然我救了你的命,你的命便是我的,你休想再去冒险。”男子霸道的说道,随后便用力将她一拉抱入了怀中。



    郁泉幽有些气恼,这个男人是怎么回事?什么时候她的命便是他的了?真是奇怪!她用力的挣扎,可她越是挣扎那男子便越抱越紧,不肯放手。



    郁泉幽十分无奈,只好放弃挣扎,抬头瞪着他道,“公子的行为是不是有些过分了?”



    “过分吗?”男子玩味的笑道,“我一点都不觉得…”



    郁泉幽听到他这一句轻飘飘的话语顿时有些气愤,她到底是遇到了什么怪人啊!!



    就当她拿他束手无策时,那男子忽然消失在原地,完全不见踪影。



    郁泉幽心中一惊,这男子究竟是什么人?怎么总是来无影去无踪的?



    她在周围寻了一寻,终究是没有看到他的身影。反而寻到了一间小屋。



    她才反应过来自己是身处在何处…



    城郊后山,现在她身处的地方,有一个好听的名字,这里被溪川的人们称为聆乐山。



    娘亲曾给她讲过一个故事,是关于这聆乐山的故事。



    据说这里有一个凡间通向九重天的入口,连向一片漫天花洒的世界,其中有着一整片桃谷山林,那是天上一位神仙为他心爱的女子所种,只是那个女子因为一些事情,落入凡间,最终并没有和这位神仙在一起。



    神仙为了等他所爱的女子回来,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在这山谷之中不停地种着桃树。



    后来有一日,这个神仙得知,他将会和他所爱女子在这通向九重天的聆乐山相见,他便日日徘徊于此,一次又一次的寻着那个女子,千年之久,从未改变。



    小时的郁泉幽不曾懂这故事里男子的深情,现在的她也无法理解。



    毕竟她从来没有体验过这种真挚的情感。



    她身在这片林中,奶白色的月光洋洋洒洒,透过纵横交错的枝叶,打照下来的是一片银色。



    郁泉幽其实未曾来过这里,娘亲总说这里危险,从不让她靠近。



    而现在在她面前的是一座破烂不堪的小木屋。



    在靠近它之后,只觉得这里荒凉的很,尤其是在晚上靠近这里更让人觉得冷寂。



    透着月光,她看到木屋上到处都是蜘蛛网,屋架也被侵蚀的很厉害,散发着一股浓郁的腐烂气息。



    她心里有些打鼓,不敢靠近这个屋子,更不敢进去,总觉的这里有一丝阴寒之气飘荡。



    她绕着那木屋转了几圈,观察一番,便决定要进去看上一看。



    郁泉幽打开木屋的栅栏门,小心的走了进去,那栅栏门吱呀吱呀的叫唤着,看上去已经有许久没有人开过这道门了。



    她走进了木屋。



    在黯淡少光的屋子里,她发现这木屋之中什么也没有,只是有着一些简单的木具摆饰,整个房间十分的朴素。



    而木屋的正中央一个朱红色的红木小盒子摆在那里,上面盖满了灰尘。



    她只觉得这盒子极为眼熟,认真想了一想,忽然想起在一个月前的一件事。



    那时她在娘亲放针线盒的方柜底下找到了一枚手掌大小的白玉石砌成的镜子,上面刻着些奇怪的文字。



    她看不懂,便拿去问娘亲,只是娘亲一看到这枚镜子,立刻变了脸色,声音有些颤抖。郁泉幽不明白娘亲为什么突然变成这样。那一天娘亲在她熟睡之时出了门,两天之后娘亲满负伤痕的赶了回来,拉着她的手,非常郑重的对她说:“公主,你一定要照顾好自己。”



    话音落下来,她便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



    郁泉幽并没看清娘亲到底收拾了些什么,只知道她整理出了一个精致的红木盒子,也就是现在在她眼前摆着的这个盒子。然后娘亲便拿着它去了后院。



    她等了娘亲许久,娘亲一直没有来。出去寻娘亲时,才发现她昏倒在地,脸色煞白。



    当时郁泉幽只顾着照看娘亲,而娘亲所做的这些怪异举动,以及身上多处伤口,还有为何会唤她为公主…她都没有细想。



    现在看来,这些事或许与今时她会被追杀一事有关,只是到底有什么联系呢?



    她实在不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便将那盒子揣到怀中准备离开这个小屋,再去一趟溪川。



    正当她从屋子中走出来,想要离开聆乐山的这一片树林时,后方忽是传来“吱……”的一声,那是树枝被压断了的声音。



    这声音很小,林子中偶尔有小动物跑过,有点动静也是常事。但她还是警惕了起来,表面若无其事的继续往山林里走,实则是加快了脚步。



    而身后的动静却一直不断,她蹙起眉来,这声音俨然有序,果然那并不是什么动物,是人,有人在跟踪她。



    郁泉幽握紧手指,凉凉的细汗从手心冒出。很有可能,身后之人便是追杀我的那些黑衣人,而且不止一波。



    她施展轻功向林子深处飞去,借着余光,瞥见林中有许多黑影匆忙跟上,心里焦急不已,若是只有几个人她还有胜算的把握。可是现在她身上还有不轻的伤势,又加上有那么多的人,她铁定是打不过的。



    “哧……”有弓箭拔拉之声,正对着她这个方向飞来。



    郁泉幽闪身一躲,紧接着便又察觉到身后凉风嗖嗖。



    这时从树林里跳出了两个人影,一胖一瘦,站在郁泉幽面前一脸凶残的看着她。



    月光打照下来,她才看清这两人的相貌。



    这两人正是之前郁泉幽在城郊树林里见到的那两个人。



    那肥的流油的胖子对着郁泉幽凶恶的说道,“总算让我们找到你了!快……将颜七娘的宝物教出来,否则你便别想活着从这里出去。”



    郁泉幽冷眼看着那挡在她面前的一堆人,“到底是谁派你们来的?”



    “这个你就别管了,快将宝物交出来!”那个瘦猴一般的男人恶狠狠的说道。



    “我明确的告诉你们,我这里没有什么宝物。如果你们还是要我死,便给个痛快,告诉我是谁派你们来的?”



    “哼……颜七娘是你的老娘,她死了,宝物自然在你身上,你这小娘们儿别和我打哈哈!”那胖子满嘴油话,粗鲁的说道。



    郁泉幽此时一打定主意一定要套出什么话来,所以便强装镇定,摆出一脸不屑的表情说道,“你们认为能够打的过我么?”



    她假装轻蔑的看着对面的人,心底却有些忐忑。



    可她不得不做出这样的表情,希望这样的激将法能够对眼前这两个粗鲁的男人有些作用,让他们自报家门。



    “大哥这小妮子还挺猖狂的?”



    那瘦子哈哈大笑起来,“真是笑掉大牙了,也不知道我们云画宫是哪里?就这样猖狂?我告诉你我们俩可是江湖阁主莫云画手下的两员有名的大将……”



    那瘦子还没说完便被一旁的胖子一巴掌拍到一边去了,胖子对着那瘦子翻了个白眼道,“蠢蛋,尽被这个娘们绕着走!她是在套你话!”



    那瘦子被打的发懵,站在一旁不说话。



    胖子盯着郁泉幽十分不客气的说道,“既然你要这样,便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只见他手掌一挥,身后便出现了一堆弓箭手,对准她射出了箭。



    郁泉幽迅速的躲开了第一波,第二波箭雨便又一次到来。



    可此时她已来不及躲避,一支箭射中了她的右腿,抽搐的痛感,让她前进的速度慢了下来。



    郁泉幽奋力去躲开其他的箭,慌乱之中左肩上又被射中。



    她咬着牙坚持,眼前却开始眩晕,这箭上竟然有毒,来不及思考,又一波箭雨袭来,仓促之中,郁泉幽早已无法躲避。



    慌乱之际,身边突地起了一阵旋风,一阵清香冲进她的鼻间,她被护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郁泉幽紧闭着双眼,手指紧紧抓着那人的衣襟。



    “哧……”箭头划过衣袖的同时,她听到了那人闷哼一声,将我护的更紧了些。



    耳边风呼声很大,她闻着那人身上的清香,竟然渐渐的安下心来。



    直到风呼声停止,那人将她放下来,她才睁开了眼,一张的冷漠疏离,眼中却映上无限温柔的脸庞映入了眼帘,墨发轻飞飘絮,嘴角有一丝不羁的笑,就这样盯着她看。



    “看来我又救了姑娘一命…”男子笑着说道,语气十分的温和。



    郁泉幽看着他,心中有太多不解,这男人怎么总是在她陷入危险的时候突然出现?刚刚还突然消失。



    她现在有些怀疑这人是不是和追杀她的人是一伙的了。



    “你小子是谁?多管什么闲事?”胖子见郁泉幽身边又来一个人便十分的气恼,大声的说道。



    “我是谁?这不是你们该问的。”将郁泉幽搂在怀中的男子突然变得十分的冷漠,他白袖一挥,便传来一阵惨叫声,简直毛骨悚然。



    郁泉幽看着从他那长袖中挥出的几道白光没入对面一群弓箭手的身体里,那些人便倒地不起。



    而那胖子和瘦子见到这样的场景,便什么也不想了,直接拔腿就跑。



    郁泉幽正想要上前抓住他们,问一问究竟他们要夺得是娘亲的什么宝物时,身旁的男子再挥了挥衣袖,那两个男子便像是被定住了一般,在原地不得动弹了。



    男子拉起她的手,走到那两个人面前对她说道,“你可以好好问清楚了。”



    郁泉幽诧异的看着那男子,十分的不解,为何这男人要一直帮自己呢?



    她暂且将这话埋在心里,冷漠的对着眼前一脸惊恐的一胖一瘦说道,“你们究竟是何人派来的?若说出来我暂且饶你们一命!”



    那一胖一瘦一脸惊恐的看着那微勾起唇,笑容看似温和实则藏刀的男人,颤抖地说道,“我们是莫云画派来的人,但只是来抢走姑娘身上的东西,对姑娘你并无恶意。”



    郁泉幽一脸狐疑,眼神一直在一胖一瘦以及墨衣男子的身上看来看去,心里有诸多疑问,这两人的武功虽说没有这男人的武功高,但是也没必要怕成这样啊?



    她觉得奇怪,却又无法给自己一个解释。



    可此时她没有注意到,身旁的男子在听到莫云画这个名字后,眼神间猛然有了些微妙的变化,但很快的便恢复了平静。



    她接着向那胖子问道,“你说,莫云画是谁?”



    那胖子似乎很是惧怕,吞了一口口水道,“他是江湖阁主,有着号令武林的权力。一月前,她对武林众人下了云画令,要求众武林之人寻到你们母女,并将你身上的宝物抢夺到手,便会有重赏。”



    郁泉幽听到这里便自然而然的眯起了双眼,这个莫云画究竟和娘亲以及她有什么关联?为什么要费尽心思的抢夺娘亲的什么宝物呢?娘亲的宝物又究竟是什么呢?



    线索太乱,她毫无头绪,看着那一胖一瘦,认真思考了一会儿,便出手将他们打晕了过去。正准备离开这里,身边的男子突然拉住了她的手腕。



    可由于她的右腿受了伤,再加上没有反应过来,她便一下子跌入了男子的怀抱。



    男子一双深不见底的黑眸盯着她看,眼波温柔似水,轻声责怪道,“你腿上有伤,是要跑到的哪里去?”



    郁泉幽不耐烦的瞪了他一眼,“公子你救了我,这个恩情我会还的,但是请公子不要挡了我的路。”



    她不再愿意与他说话,转身再一次准备离开,却不小心扯痛了小腿上的伤,跌坐下来,悲催的扭伤了另一只脚。



    她疼的直冒冷汗。



    男子看着她,表情似是无奈,叹了口气,将她揽起,让她靠在树杆上,细心地把插在她小腿肚上的箭和左肩上的箭拔了出来。



    也不知道他用了什么方法。拔箭时,她竟感觉不到一点疼痛。



    他看着她小腿肚上的那个已经有些发紫的伤口,蹙了眉:“还好,只是麻沸散,不是至毒,要不然你便没命了。”他语气有些责怪,让郁泉幽不由得一怔。



    他从衣袍上扯下两块布来,在郁泉幽肩上和腿上的伤简单的包扎了一下,又去检查她扭伤的脚。



    郁泉幽见他要脱她的鞋,一直冷着的脸上出现了一丝不明显的慌乱,她急忙伸回自己的脚。



    男子却轻易擒住她的小腿,小心翼翼的将鞋脱下。他握着她的脚裸轻微晃动了一下,她的脸上便立刻皱成了一团,他好像很是心疼道:“很痛吗?”



    郁泉幽望着他的表情,脸上的冷色不经意的换了下来,她轻轻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男子将她的脚搭在他的腿上,手掌浮起,指尖泛起白光,那白光覆在那扭伤的脚裸上,一股清凉舒适的感觉从她的脚上传来。



    郁泉幽看着他低头认真的样子,那一种莫名心痛的感觉,忽地涌上心头。



    她皱了眉,不明为何。



    郁泉幽看见他的手臂上划开了一道极深的口子,正流着血,心里便莫名泛出了一点心疼的感觉,有些生硬的说道,“你的手臂受伤了。”



    他抬起头看了看自己受伤的手臂道,“无妨,一会儿它自己会愈合。”



    她听不懂他的话,又不是妖怪,伤口怎么会那么快愈合,这人真的好奇怪。



    然而,不可思议的一幕发生在她的眼前,他的伤口竟然以肉眼能看得到的速度愈合。



    她捂住嘴,惊奇地盯着那伤口处看,“你的伤口怎么会……?”



    男子起身,居高临下地看着她说道,“怎么你怕了,我的伤口会自动愈合,你害怕了,怕我是……妖怪”



    她摇了摇头,忽然想起之前的那个雷雨夜,她在昏迷中隐约感觉有人不知道用了什么法子愈合了她的伤口,难道和这个人有关吗?



    “姑娘之前的伤口亦是我帮忙愈合的,”她吃一惊,他怎么会知道她在想什么?



    “姑娘不妨再看看自己现在的伤口。”



    郁泉幽听到这话,便立刻检查了肩上和腿肚上的伤口,惊愕地发现他们都已愈合,只留下一小块疤痕。



    “你……你究竟是谁”郁泉幽蹙起眉,心中也不知不觉的警惕起来。



    “我么?……我是九重天的逍遥神君,名为帝玦。”



    帝玦……这一声音这一个名字,盘旋在她的脑海中,炸开了线。



    “我叫郁泉幽,称号是降雪,你呢”“名帝玦,号逍遥。”一对男女的对话声绕在郁泉幽的耳边。



    她蹙起眉,望着这个男子,一时间陷入万劫不复。



    他青衫墨衣飘飘,荡漾的双眸中笑开的温柔,怕是她这一生走上绝路的执念……

(泊星石书院https://www.mkxs8.com)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汴梁公子的小说陌上桑雪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陌上桑雪最新章节陌上桑雪全文阅读陌上桑雪5200陌上桑雪无弹窗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汴梁公子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泊星石书院